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百利生——血液中奔腾的本草精灵(上)

发布时间:2014-2-13  浏览次数:0    文章来源:百利生

    据考量,葡萄酒起源于公元前3000年以前,一位喜欢吃葡萄的古波斯国王将葡萄贮藏在陶罐中,时间久了葡萄自然发酵产生的液体无意间被妻子喝掉,葡萄液体的美妙滋味以及身体自然产生的兴奋感震惊了她,她将此液体盛了一杯献与波斯国王,国王饮后也十分欣赏。自此以后,国王颁布了命令,专门收藏成熟的葡萄,压紧盛在容器内进行发酵,以便得到葡萄酒。葡萄酒这种饮料形式很快传到欧洲各国,在皇室间盛行,受皇室推崇。时至今日,葡萄酒的酿制工艺虽已普及,葡萄酒种类和产地等多方面的元素组合也让中国人对这个神秘又神奇的琼浆大感兴趣,了解葡萄酒就像追求女孩一样,只要明白了葡萄酒的“心”,便大可享受其迷人的“情调”。

 
   
葡萄酒是上帝的血液

    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说:面包是我的肉,葡萄酒是我的血。——《马太福音》


    于是,在欧洲,葡萄酒有一个极致的名字——上帝的血液。


    文化和精神是葡萄酒的灵魂。人们酿造葡萄酒,犹如艺术家创造艺术品,但往往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和血汗甚至于牺牲。因为他们的合作者是“上帝”。


    这里所谓的“上帝”其实指的就是大自然,包括气候、土壤、阳光、水、微生物、病虫害等所有的因素,都会决定葡萄在变成酒之前的成败与命运。当他们经受了天地的洗练之后,我们的艺术家们便开始点化这些具有灵性的果实,使他们脱胎换骨,如涅槃重生。微生物学家巴斯德说:“在一瓶葡萄酒中蕴含着比所有书籍更多的哲理。”他看到了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世界。


    有多少哲理被封存在这一瓶瓶小小的葡萄酒瓶里?一个个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一段段的名人轶事,复杂多变的土地精神,伴随着这些,一瓶葡萄酒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成熟,在瓶中如精灵一般逐渐散发出生命的魔力。葡萄酒是有生命的,在他从一颗颗葡萄升华为上帝的血液时便获得了新生。并且如上帝造人一般各自有着各自不同的个性与情感。


    伟大的酿酒师们如上帝造人般创造葡萄且赋予他们生命,并且给予他们鲜明的个性。由于各个国家的法律和传统不同,所以展现的形式和内容也不尽相同。我们可以把它比作美人的肤色,从肤色上来判断她们的出生地。

 
    葡萄酒虽然可以带来微醺的愉悦,但更吸引人的却是酒本身的风格和味觉的表现以及隐藏其后的地理人文。葡萄酒的品尝不仅仅是喝而已,反而更像是一次旅行,通过嗅觉、味觉、视觉进行的一次游历。一种用感官游历世界的奇妙之旅,没有任何饮品可以在止渴与美味之外还同时给我们如此多的惊喜——复杂难懂但也充满乐趣。我们可以只是大口畅饮,也可以品出一个奇妙的美味世界,无论是历史,还是品种、土壤、种植、酿造、培养、品尝和年份这些看似枯燥的主题,都可能让你在品尝每一杯葡萄酒时,都像一场味蕾的冒险,惊奇且充满了未知。
 

    融入血液的风土——产区

    莎士比亚在他的品酒笔记中写道:那是一种刺激性极强的酒,你还来不及嚷一声“什么”,它早已流到你的血管里了。


    葡萄酒除了生命和个性之外,还有着一种独一无二的内在,那就是精神。一旦上升到精神层面,其承载的东西往往就会变得沉重起来,但在我看来却并不尽然。每个产区除了特有的地理环境、气候环境、土壤环境等自然条件之外,那就是历史的传承。每个地区都有每个地区所代表的品质,所有的这一切才是一个产区完整的风土。融入每个酿酒者血液中的风土也许过于抽象,那么就让我来讲几个故事。


    故事要从10世纪初说起,当时的国王和贵族都信奉天主教,经常将葡萄园和土地赠送给教会,教会也可以购买和扩充自己的葡萄园,有些修士的主要工作就是种植、酿造和生产葡萄酒,并且对如何酿造出高品质的葡萄酒进行详尽的研究。今天勃艮第的很多历史名园都是当时的教会所拥有和开辟的。公元910年,一个叫做本笃会的教会在勃艮第南部的克吕尼(CLUNY)建造了一座修道院,后来,本笃会逐步发展,进入全盛时期,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教会,修士有5万人之众。


    200年过后,本笃会会规的原始精神因为很多修士的松懈慢慢地被遗忘。但是仍然有一些有意志和理想的修士渴望隐修生活,恢复原始的精神。


    公元1098年,一位名叫罗贝尔(ROBERTO DI MOLESMES)的院长和几位志同道合的修士在勃艮第的科多尔省(COTE D’OR)北部一个叫做西多(CITEAUX)的地方建立了一座修道院,创办西多会。他们过着最清寒的生活,非常重视独居的宁静气氛,奉行本笃会祈祷与工作并重的生活方式。他们耕种、做手工艺,凭借这些生产活动维持他们的生活所需。1114年,一名叫作伯纳德方坦(BERNARD DE FONTAINE)的信奉禁欲主义的修士带领着30个信徒逃到这里,之后,西多会迅速发展起来。西多会又被称为“重整本笃会”。早期的西多会戒规森严,修士的平均年龄只有28岁,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葡萄园中砸石块。他们有着最高超的酿酒技术,并且总是在不停地寻找着最好的种植和酿造方法、不停地进行试验。


    在勃艮第地区有一传说,说这些西多会的修士会用“舌头去尝土壤”的方法来分辨土质,他们认为只有相同的土质才能种出风味相同的葡萄,于是气候(Climat)的概念就诞生了。气候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强调土质对葡萄的影响,具有不同的风土条件会产生不同的葡萄园。


    现在看起来,最禁欲的修士们创造出了最具有浪漫色彩的葡萄酒,总有点不可思议。那些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修士,用舌头尝土壤的滋味,和葡萄同生同死,也许只有这种狂热,才能产生这种最极致、最接近自然的勃艮第红酒,

 
    勃艮第的第一位公爵菲利浦•瓦洛华(PHILIPPE DE VALOIS)在勃艮第建立了久负盛名的济贫修道院,用于收容由于战乱变得无家可归的难民们。修道院每年都会举办一场葡萄酒的慈善拍卖会,在会上拍卖由修士们酿造的美酒,所有收入用于帮助难民们的生活。这个拍卖会至今仍然在进行着。


    从此以后,勃艮第葡萄酒和当地的宗教精神一起传播到世界的众多地域和国家。


    崇尚自然的慈悲与大义的精神从此也随着勃艮第的美酒融入了勃艮第人的血液中,充满着宗教色彩的光辉与圣洁,成就了全世界最昂贵、最不可多得的佳酿。勃艮第的酒是最崇尚自然的葡萄酒,没有任何人为的改良,百分百的天地结晶。这里的人能够只用一种单一的葡萄,根据土壤和微小的气候差异,酿造出千差万别的酒款,而这是非常困难且成功率非常低的事情。而且正因为过于尊重自然,所以勃艮第的产量非常低,再加上黑皮诺本身就是非常娇气的品种,于是勃艮第产区的酒价格高便是自然的。这些年勃艮第的兴起,是人们对高品质和环保健康更加崇尚的体现,也说明更多懂得欣赏葡萄酒的人出现了。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教皇被俘永远回不到自己的家园,但他没有消沉,仍然通过坚持种植葡萄、酿造美酒的举动而保持不屈,酒农们也以重建被战乱所损毁的葡萄园并将美酒推向全世界的行为而展现不挠。每瓶葡萄酒都背负着酿造者和产地的精神传承。我想现在饮者们应该更加理解风土精神了吧?在品酒时除了味觉的体验之外,再加上对精神的把持,我想这才是对一瓶葡萄酒更加完整的诠释。

 
Tag标签:本草干红
 
 
 
*评论人:
*评论内容: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