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吴新芳:本草葡萄酒的“西学为体、中学为用”

发布时间:2016-10-18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创业天下

 吴新芳:本草葡萄酒的西学为体、中学为用

来源:创业天下日期:2016-10-08

 

  吴新芳:1986年入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曾从事过政策研究、出版、医药营销,现任北京百利生葡萄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主攻本草红酒新品类新产业。喜欢富兰克林的一句话:遇到一瓶好酒,是上帝希望我们幸福。致力于做一个快乐的本草红酒酿酒人,利生为事业,本草添馨香

  开门见山,吴新芳,这位北大高材生,现在转型做做本草葡萄酒,高贵曼妙的红酒中为什么要加草药?是炒作概念吧?甚至有人质疑,你这是凌犯葡萄酒的高雅。

  什么声音,吴新芳都听见了,那我们也来听听他做本草红酒的心路历程吧。老实说,走上这条路,并不是因为我之前喜欢葡萄酒,这很与众不同。葡萄酒圈很多朋友是先喜欢上了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而做起了葡萄酒贸易。我最初是为了稻粱谋而尝试着做一种用中草药与葡萄酒融酿的产品,现在,我对葡萄酒的兴趣,一发而不可收,恰如一瓶老酒,愈来愈浓。因为,三五年来的践行过程中,我体验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快乐。

  北大有卖猪肉的也有卖红酒的

  吴新芳是1986年从河北邢台考到北大,毕业后分配到了一家政府机关搞政策研究。本来应该按部就班的,但他199210月他就辞职了。我大概是我们班第一个辞公职的,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脱离管束的感觉。那时候是不敢和家里说的,瞒了五年……”

  吴新芳辞职后做过国际贸易,搞出版做二渠道。“1997年谋略书热的时候,跟风策划出版了一本《蒋介石厚黑谋略》,发行量超过12万册,赚到了第一桶金。”1999年策划投资了《心学大师王阳明大传》,本以为能畅销,也觉得填补了国内的出版空白,挺牛的事,却倒赔了好多,十几年前中国对王阳明的认知应该还很局限,我估计如果是现在做,应该会好一些。2000年左右出版业已经开始出现了明显的滑坡,我就考虑转出去。2001年有了一个机遇之后,我就开始做中成药营销,一干又是七八年。出版行业我也是有感情的……”谈起过往,有些感慨。

  据了解,北大毕业的,除了规范的职业发展路线的,其实做什么的都有,有卖肉的、卖米粉的、做漆器的……“我是做红酒的,对北大人来说,就业的价值观改变了,做什么都一样,在生命的过程中,只要你捕捉到价值和一种愉悦就够了。如果做一个红酒的商贸公司,把外国的好酒进来,价格合理,让更多人享受,也是有价值的。我希望创造一种新的产品价值,在技术上有所发展,在文化上有所发展。我现在体会到把乐趣和事业结合在一起的快意,我认为我找到了幸运生涯,我认为能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北大人应该有有胸怀天下的胆气,兼容并包的性格,就是这种执拗劲儿,这是北大人有所不同的地方。

  两次难忘的聚会

 

  吴新芳是从2006年就萌生了做本草葡萄酒的念头,2007年初夏着手研发,直到2010年的10月,有一款获得了国家食药总局的注册。从2011年初开始组织生产,这个本草红酒如同他发明的一种美妙心情。

  2012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吴新芳的校友董家桂同学邀请了他五六位法国的朋友到吴新芳的阳光房品尝本草红酒百利生,他们是充满好奇而来的。其中Olivier(奥利维)是法国某电信技术公司的市场主管;Patrick是法国驻华使馆的财务官;还有法国人在华协会的副主席和他的夫人;另外一位是法国阿砝码核技术公司的高管。那次算是第一次丑媳妇见公婆,我的忐忑之心无法诉说。法国人不光懂红酒,而且高傲,他们如何看待本草配置的干红葡萄酒,可能决定了产品研判的方向是否正确,这是一个决定命运的时刻。还好,法国人在华协会的副主席非常认真地了解了百利生中的每一味植物成分,了解我的融酿工艺,以及讨论了这种酒是不是Wine的问题。那次的聚会,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法国人不觉得这事不能干,那晚几乎每人一瓶的饮用量,让我逢人便说了好久。

  转过年,201311月的另一次聚会,则是一次梦想开题的聚会。

  黄丽女士是法国画家西蒙的夫人,他们从法国移居北京,西蒙是法国游记画册协会的会长,他希望在中国的经历给他更多的创作灵感。

  黄丽女士带来的朋友 Heike Schmidt和她的丈夫充满传奇色彩。Heike Schmidt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Groupe 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一位驻华记者,德国籍,精通德法英三国语言,可以讲简单的中文。她的丈夫是尼日尔籍的阿卜杜拉,曾是一位撒哈拉沙漠的向导。Heike Schmidt女士以她记者的职业敏感,肯定了本草红酒的发展思路,她说,这也是文化的融合,是最彻底的葡萄酒中国化,她自己就很喜欢中国的中医药文化遗产。

  中国酒文化是白酒文化,葡萄酒被视为外来的东西。葡萄酒在中国的传播,缺少了其在世界各地传播中的圣经文化的基础,圣经中提到葡萄有60余处之多,葡萄酒被视为上帝的血液。

  而现代医学、发酵学都认可,红酒是最健康最好的酒精饮料。那么红酒怎么和中国文化找到一个切入点呢?要不要去尝试找到葡萄酒中的文化认同呢?这是吴新芳的奇思妙想。他说,回想起来,那个愉快的夜晚,文化融合中国葡萄酒产业发展另一种途径,悄然成为百利生生命中要承载的一部分了。

  文化圆融里的本草红酒

  如果说这两次难忘的聚会,给吴新芳给本草红酒平添了信心和梦想的话,那么费孝通费老的四句话,算是点醒了他的产品哲学。

  20124月,北大社会学系要举办重建30周年庆典活动,百利生本草红酒赞助了招待用酒。同时,我们86级的同学为社会学系办公楼内捐献了一块装饰石头,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对于在石头上雕刻什么字,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时任社会学系书记的张向东老师提议刻上费老的四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张书记的提议受到班级同学的一致赞同。

  费老的四句话,微观可以指导为人处世,宏观就是世界不同文化相处的大问题。其实,饮食文化中,也处处体现了文化圆融。西方人对我们的茶叶,并没有全盘接收,而是根据他们的口味习惯,做了适应性的变化,用研碎的茶叶和香料做成袋泡茶,其中很多口味,我们倒是难以接受了。咖啡也是这样,咖啡的产地都是第三世界国家,东非的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中非的卢旺达,南美的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中美洲的巴拿马,东南亚的印尼等等,咖啡演变成了发达国家丰富的咖啡文化和不同咖啡品种,以满足不同的口感喜好。

  吴新芳发现,说大了,都是文化圆融中的适应性问题。能不能在葡萄酒中植入一点中国文化的基因呢?植入什么?如何判断这种植入是正确的?

  吴新芳选择了本草。

  那次,他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Heike Schmidt女士的交流,让他再一次去思考费孝通先生的四句话。之后,吴新芳又得到一个测度这种本草红酒融酿标准的答案,那就是美美与共。在欧美,当面对让他无所适从的茶的时候,他会说,来一杯英式茶(English tea);坐在街角咖啡馆里,他会选美式咖啡(Cafe Americano)。吴新芳坦承,他是从自己的口感习惯去做出选择的,这种口感习惯中潜藏了太多的文化积淀。同样,他愿意承认,他在做的是一种中式葡萄酒,这与做药酒是两回事。

  换句话说,药酒希望借用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思路,来解决兼容并包、美美与共的问题。是红酒的一切美好,是本草。讲究一明一暗、一虚一实,所谓明的是红酒的风味和口感,暗的是中药植物的营养价值;虚的是红酒的气象,实的是内在的植物的健康价值、可测度的营养成分指标。

  中式葡萄酒

 

  几年前吴新芳想搞本草红酒的时候,有朋友说他有病这哥们儿酷爱红酒文化、酷爱旧世界葡萄酒,所以他很难理解,觉得我这个思路冒犯了红酒。而我是从文化圆融和文化包容来理解的。

  在吴新芳看来,中医药学在中国有数千年的历史,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而中药的健康和养生的价值不单是中医药学领域所提倡的,也是世界医学提倡的。对于人的健康,医学提倡的第一个阶段是运动,第二是营养均衡,第三是营养干预。所谓上医治未病,就是从干预角度去说的。我们的大量的药膳、膳食均衡,就是营养干预,这是世界公认的体系。我们开发的本草红酒,就是从这个文化圆融和营养干预的角度去讲的。

  西方人其实也在葡萄酒的蒸馏酒中加入植物,他们叫利口酒,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突出酒的香气。本草植物在东方有中医药学,讲求自己的理、法、方、药理论体系,我当然要遵循这个传统了,并且直接用干红葡萄酒来融酿,这是发展,我们发现两者的糅合度就很高,原本不接受红酒的人群可以接受了。

  吴新芳强调,自己做的是中式葡萄酒,这与做药酒是两回事。这种方式可能会给中国葡萄酒产业注入了崭新的方向。其实方法并不复杂,难在口感和风味,难在以什么样方式和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植入本草,给中国消费者从心理上带来一种认同感,会改变一批人的习惯,我们校友中就有很多人开始接受和认同了……我们用本草圆融葡萄酒,的确改变了葡萄酒的口感,我们把葡萄酒的中国化做到了另一个层面。这就是我的事业:百利生本草干红。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为了体会葡萄酒的文化滋味,吴新芳开始了国内外的葡萄酒之旅。2014年,他游走了沙城怀来产区、意大利从北到南的葡萄酒产区;2015年,他游历了法国三个产区,以及美国索诺玛、纳帕谷。在国内的葡萄酒之旅中,他又去了长白山产区、贺兰山东麓产区。2016年,吴新芳行走了西澳、南澳产区……

  在这样的游走中,他去体会西方人的那句话:快乐的人才能酿出好酒。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平生

 

  名校出身的吴新芳,其思维方式讲究人文,也很大气,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是大方向,这也符合中国酒产业的整体方向。我们国家现在的政策方向是鼓励做低度的果酒,不鼓励发展粮食蒸馏酒。中国北纬40度左右有大量的适合于种葡萄的地方,无论山丘、河谷都可以,葡萄不需要和优质农作物争地力,低度的健康果酒发展起来之后,我们的粮食可以省多少。如果做得好,可能会促进中国的葡萄产业发展速度。

  对于葡萄的选择,吴新芳也是考虑再三,对世界各地的葡萄进行甄选,目前只是选择使用智利的赤霞珠,澳洲的西拉子,用不同品种的葡萄酒与我们选定的中草药萃取物圆融,调配最佳的状态,并且持续寻找稳定的口感,逐步演变成我们产品的显著特征,推动我们的优质品牌,并保持阳光的合理利润。要阻断外国低档葡萄酒对中国的倾销,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办法。

  20151220日晚,北大百年纪念堂,第一届北大校友新年音乐会如期盛大举行。早在1926年,蔡元培校长在北大创办的音乐传习所,就成为世界古典音乐踏上古老东方的发轫之举。而这次由北大校友民间众筹和发起的新年音乐会,使得音乐传承在燕园崭露头角。百利生本草红酒成为这次新年音乐会的招待用酒,吴新芳诗意大发:也可以说,一个西方红酒和东方本草圆融的精灵,悄然藏入未名湖底。

  作为一个有情怀的文化人,吴新芳有过这样的设想:或许,N多年以后,在中国的某处街角酒吧的吧台前,侍酒师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为老外斟上一杯本草红酒。

  有人说,特别能感受到吴新芳的本草红酒情怀,不过,他说,情怀不能随便去玩。你要真爱上和迷上的事情,才能出情怀,还要有巨大的资金投入、身心投入,你要在这个领域做到优秀,很多人要能分享到你的付出,这个事情是要利他的,这才能谈得上是情怀。他很欣赏圆融美善的生命哲学,四五十岁,你接纳了、不激烈了,就是圆融。美是口感,善是好。我希望是把自己人生的感悟反映在我的产品里,我的人生也因此得到了糅合和醇化。

 

版权所有©中国葡萄酒资讯网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