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草本葡萄酒的新面孔

发布时间:2020-4-8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

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费孝通

 

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雍正《起居注》档案记载,雍正十一年(1733)七月初六,天主教耶稣会教士罗怀中呈献给雍正皇帝三种“西洋葡萄药酒”以及配方说帖。

 

在康熙末年,罗怀中是与郎世宁一起受罗马教廷的委派来到中国的两位传教士,郎世宁成为宫廷画师,罗怀中则是扈从医师,可以内廷行走。

 

罗怀中曾是意大利那不勒斯的著名外科医生和药剂师,在为中国皇室服务期间,他将御药房保存的西洋葡萄酒与中草药融和在一起,配置成为西洋葡萄药酒并进献给雍正皇帝,说贴注明“进补”,也许这是中国第一瓶“草本葡萄酒”吧。

 

18世纪出的欧洲,纯正的红葡萄酒还没有完全迎来她的高光时刻;法国香槟产区还在酿造甜酒,人们还在为酒体中出现的未完全发酵的气泡而苦恼;法国波尔多葡萄酒虽说已经在英国、荷兰、德国等受到欢迎,但是在挑剔的英国消费者的抱怨下,刚刚使用了硫磺杀灭橡木桶的细菌以及灌满橡木桶以避免空气氧化的技术,开始抛弃不便存储的鲜酒从而探索能够陈年的葡萄酒;荷兰人在法国干邑地区大量生产葡萄蒸馏酒;西班牙北部的杜罗河的波特酒已经享有名望,但是私下添加接骨木果汁以为葡萄酒增色和增加浓度的做法依旧普遍,以至于葡萄牙首相下令砍伐北部所有的接骨木

 

但是,独具风味的草药香料配制葡萄酒则得到稳定的发展,比如意大利的威末酒(味美思)、法国廊酒、查特修道院绿酒、匈牙利乌尼古草药酒、捷克冰爵酒等等;

 

味美思起源于希腊, 发展于意大利, 定名于德国。 很早以前, 希腊人就会在葡萄酒中混合草药、香料来饮用。罗马人又对希腊的配方加以改良,用拉丁文取名“加香葡萄酒”。 当古德国人侵犯南欧时,将此酒据为己有,并取名“Wermuth"(味美思) 这是用两个古德文字合并起来的,意思是“保护勇敢的精神”, 由于这个名字很美, 逐渐取代了“加香葡萄酒” 的名字。 英国人从德文译成英文“Vermouth”,法国人译成法文“Vermout(味美思),意大利后来不用“加香葡萄酒”这个词, 从德文译成意大利文“Vermut”,我国是从英文“Vermouth 按发音译成“味美思”的。如今,意大利的皮埃蒙特(Piedmont)地区,在首府都灵(Turin)周边多产味美思酒,著名的品牌有卡帕诺(Carpano)、马提尼(Martini)、仙山露(Cinzano)、甘恰(Gancia)等。

 

罗怀中的“西洋葡萄药酒”与威末酒不同的地方有两个:一是他配置的酒有直接的“进补”的意图,这中间就闪烁着葡萄酒与中医药相融合的光芒;二是,他所居住的天主教东堂(王府井北侧)以及他所处的时代,显然是没有葡萄酒酿造的,他是利用洋人带到中国并进献给皇室的葡萄酒来完成配置的;

 

西方葡萄自汉唐即传入中国,元代有较为规模的葡萄酒酿造业,但是,葡萄酒在中国的发展一直没有找到历史发展机遇,葡萄酒酒精度低、不易保存,直到19世纪末期法国生物学家巴斯德的微生物研究,人类才开始有效的控制了葡萄酒的霉变;100年后,烟台的张裕葡萄酿酒厂与北京的传教士酒坊的出现,才拉开了中国葡萄酒酿造的序幕;

 

1892年,南洋商人张弼士先生在山东烟台投资张裕葡萄酒厂,并延请欧洲酿酒师,身为奥匈帝国驻芝罘(烟台旧称)领事馆的副领事马克斯冯巴保男爵(Max von Babo)毛遂自荐来到张裕,成为张裕第一代酿酒师,巴保男爵出身于德国贵族,他的父亲是德国乌腾堡的著名葡萄酒学专家,巴保在张裕一口气干了十八年,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才奉命回国。张裕的产品中的味美思酒,以葡萄酒为酒基,用芳香植物的浸液调制而成的加香葡萄酒,显然,这是德国酿酒师按照西洋威末酒的工艺制作的加香葡萄酒,审视当时的历史资料,我们还看不出这位德国外交官的酿酒师在使用中国草本植物的时候,有遵从中医药“理法方药”的倾向;

 

东方传统医学对草本植物的医学价值认知丰富,并形成科学体系,“药酒、补酒”成为中国的酒种,白酒为基酒,酒精度高、季节不适,长期饮用对人体肝、肾、脾胃有诸多的影响,所以,补酒并没有成为人们养生续命和食疗保健的生活习惯。

 

但是,葡萄酒与草本植物的联袂与共,更是闻所未闻,这或许是最为疯狂和大胆的尝试和富有想象力的新品类竞争,突破了葡萄酒的正常思维,十年来,百利生葡萄酒业以自己的勇气和冒险,始终坚信它、培育它、一点点的强大它,或许过于理想化,或许是沉湎于情怀,让中国传统元素给葡萄美酒赋能,以一款富有民族风格的葡萄酒,挣脱“新旧世界”长期灌输的强势葡萄酒“哲学文化”。

 

201010月,第一款本草葡萄酒获得国家药监总局的批准获得功能食品文号开始,百利生酒业;连续研发成功以食药同源植物组方配伍的草本干红、草本甜红葡萄酒、草本加强葡萄酒等产品系列;十年来,百利生草本葡萄酒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产品风格和特色,在呈现葡萄酒味觉审美价值的同时,吸收了民族文化的独特元素,展现植物与葡萄酒的融合之美。

 

钟情葡萄酒之美

葡萄是酒的物质,酿造是酒的灵魂。葡萄佳酿,先天要靠“自然风土”造化的完美葡萄,后天要靠人类智慧凝练的精湛工艺。百利生草本葡萄酒优选国内外葡萄酒,其择优标准是什么?

1,充分体现风土特色的葡萄

葡萄园风土是决定酿酒葡萄质量的先天性条件,没有得天独厚的风土,就没有倾国倾城的佳酿。某些品种的葡萄如果种植在最适合的土壤上,就能生产出最为优质的葡萄酒。也就是说,所选葡萄酒一定是优质法定产区最特色的葡萄酿造的,并具有鲜明的个性。

 

2,多酚类物质含量丰富的葡萄

酿酒葡萄中含有丰富的多酚物质,其中葡萄籽和葡萄皮中多酚含量最多,有良好的抗氧化功效,对人类健康具有积极作用,不同的酿酒葡萄品种中多酚类物质含量不同,草本葡萄酒关注这一领域的研究,积极寻找多酚类物质含量丰富的酿酒葡萄品种;

 

3,矿物质含量丰富的葡萄

土壤类型决定了葡萄的矿物质、微量元素和营养成分的种类和含量。在各种土壤类型中,火山灰或火山岩土质的土壤富含氮、磷、钾、铜、铁、镁、钙,以及微量元素高,极宜葡萄发育生长。这种葡萄富含大量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除富含人体所需的三大营养素:蛋白质、维他命和糖外,还含有能够对身体机能产生调节作用含的无机盐。

 

4,中国本土培育的葡萄

 

遵循中医药之美

那么,草本葡萄酒融酿创制中所遵循的传统中医药原则有哪些?汲取中医药学的哪些核心价值观呢?

1、上医治未病

中医药学是中华文明对世界的贡献,具有独特之处,在长期连续的发展演变中,中医药学成为中华文明的显学,并借助现代科技,发展成为“科学”,对人类健康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医药中,“预防”被认为是最优势的领域,“治未病”被传统中医药奉为“圭皋”,草本葡萄酒的根基是守望和传承中医药学,那么,“戒浮华、尚璞真、添酒趣、重预防”就是草本葡萄酒的核心价值观,草本葡萄酒尊重一切“精诚”医道、尊重人类对草本植物性味的探索认知,以及组方配伍的实践经验,敬畏传统医学的伟大光芒。

 

636293147087222755234.jpg

2、气血、阴阳、脏腑

气血阴阳脏腑是人体之本,是组成形体和维持生命功能活动的基础物质,草本葡萄酒所依赖的中医药学基础,着眼于气血阴阳脏腑,提升人体综合机能。

打个比方说,人体如同一部机器,气血阴阳脏腑是这部机器协同运作的重要部件。那么,草本葡萄酒犹如“壳牌润滑油”,作用就是让各重要部件稳定运作、减少损耗、延长各部件的使用寿命。其价值并不是对已损坏的部件进行修理。

 

3、植物选择:食药同源

药用植物博大精深、涉猎广泛,其中食药同源的植物是具有有效性和安全性的一类,草本葡萄酒立足在食药同源药用植物范围内,精艺研发,显著提升产品的营养指标,造福消费者;

十年实践证明了,百利生口味醇厚、药香沁人、非常适合中国人的口感与配餐,营养指标更是卓越喜人,据检测,百利生玉竹花葡萄酒总酚含量为3115mg/L,杞红葡萄酒中白藜芦醇含量为8.3mg/L,参花葡萄酒白藜芦醇含量达到13.3mg/L,而百利生草本葡萄酒中原花青素的指标超过2000mg/L

 

美美与共的创新工艺

百利生草本葡萄酒巧妙的以草木替代橡木(樱桃木、栗木、金合欢木)等传统葡萄酒酿造业中植物多酚参与葡萄酒发酵熟化过程,发挥草木多酚的酿造价值, 创新优化了工艺流程,最大限度的保证葡萄酒和草本天然活性成分不受破坏,在冰点状态下让葡萄酒和草本植物融酿、融合,最终平衡稳定的呈现出百利生风味特点。

 

百利生草本葡萄酒陆续有多项发明专利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批准,草本葡萄酒的产业创新也引起了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经济日报等国家媒体以及奥地利OKTO电视台的关注和报道;近年,所酿制的草本葡萄酒连续获得亚洲葡萄酒质量大赛、北京房山国际葡萄酒大赛、中国精品葡萄酒挑战赛、国际领袖产区葡萄酒质量大赛等葡萄酒专业评比的奖项;

 

孟德斯鸠认为:酿酒是一门艺术,他们带给顾客的每款酒都饱含着葡萄酒的真髓——复杂、特性、传统。从草本葡萄酒中能喝出葡萄与草本植物融合的复杂,酒体醇厚,药香沁人,味道独特,还能感受到东西方传统的融合,美美与共,为中国消费者倾心打造“快乐、健康、自信”的精品葡萄酒。

 

遇到一瓶好酒,是上帝希望我们幸福。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