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校友吴新芳 |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平生

发布时间:2016-10-18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校友吴新芳 |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平生

人物介绍吴新芳,河北邢台人,中学毕业于邢台县会宁中学,1986年入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1990年毕业离校。现居北京。曾从事过政策研究、出版、医药营销,现任北京百利生葡萄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主攻本草红酒新品类新产业。喜欢富兰克林的一句话:遇到一瓶好酒,是上帝希望我们幸福。致力于做一个快乐的本草红酒酿酒人,“利生为事业,本草添馨香”。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平生作者/吴新芳
对,我现在是一个做本草葡萄酒的人,通俗点,你可以理解成葡萄药酒。
有病吗?曼妙的红酒中为什么要加草药?
你这是凌犯葡萄酒的高雅。
概念!炒作!中国人就爱干这种无厘头的事,忽悠国内消费者吧。
好吧,听我说一说我做本草红酒的心路历程吧。
老实说,走上这条路,并不是因为我之前喜欢葡萄酒,这很与众不同。葡萄酒圈很多朋友是先喜欢上了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而做起了葡萄酒贸易。我最初是为了稻粱谋而尝试着做一种用中草药与葡萄酒融酿的产品,现在,我对葡萄酒的兴趣,一发而不可收,恰如一瓶老酒,愈来愈浓。
因为,三五年来的践行过程中,我体验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快乐。

两次难忘的聚会
我是从2006年就萌生了做本草葡萄酒的念头,2007年初夏着手研发,直到2010年的10月,有一款获得了国家食药总局的注册。从2011年初开始组织生产,这个本草红酒成为了我全部身心关注的一部分。
记得在2012年初冬的一个晚上,校友董家桂同学邀请了他五六位法国的朋友来我的阳光房品尝本草红酒百利生,他们是充满好奇而来的。其中Olivier(奥利维)是法国某电信技术公司的市场主管;Patrick是法国驻华使馆的财务官;还有“法国人在华协会”的副主席和他的夫人;另外一位是法国阿砝码核技术公司的高管。
那次算是第一次丑媳妇见公婆,我的忐忑之心无法诉说。法国人不光懂红酒,而且高傲,他们如何看待本草配置的干红葡萄酒,可能决定了产品研判的方向是否正确,这是一个决定命运的时刻。

还好,法国人在华协会的副主席非常认真地了解了百利生中的每一味植物成分,了解我的融酿工艺,以及讨论了这种酒是不是Wine的问题。那次的聚会,留给我的印象就是,法国人不觉得这事不能干,那晚几乎每人一瓶的饮用量,让我逢人便说了好久。
转过年,201311月的另一次聚会,则是一次梦想开题的聚会。
黄丽女士是法国画家西蒙的夫人,他们从法国移居北京,西蒙是法国游记画册协会的会长,他希望在中国的经历给他更多的创作灵感。
黄丽女士带来的朋友 Heike Schmidt和她的丈夫充满传奇色彩。Heike Schmidt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Groupe 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一位驻华记者,德国籍,精通德法英三国语言,可以讲简单的中文。她的丈夫是尼日尔籍的阿卜杜拉,曾是一位撒哈拉沙漠的向导。漂亮的日耳曼女人与非洲沙漠向导的相知、相恋和结合,绝对是一段绝美的爱情故事,让人想起了“三毛与荷西”以及澳洲著名的电影《鳄鱼邓迪》,他们构成了爱情故事中的“文化对话”。

Heike Schmidt
女士以她记者的职业敏感,肯定了本草红酒的发展思路,她说,这也是文化的融合,是最彻底的葡萄酒中国化,她自己就很喜欢中国的中医药文化遗产。
中国酒文化是白酒文化,葡萄酒被视为外来的东西。葡萄酒在中国的传播,缺少了其在世界各地传播中的圣经文化的基础,圣经中提到葡萄有60余处之多,葡萄酒被视为上帝的血液。
而现代医学、发酵学都认可,红酒是最健康最好的酒精饮料。那么红酒怎么和中国文化找到一个切入点呢?要不要去尝试找到葡萄酒中的文化认同呢?
回想起来,那个愉快的夜晚,“文化融合”和“中国葡萄酒产业发展另一种途径”,悄然成为百利生生命中要承载的一部分了。

一次彻底的体悟
如果说这两次难忘的聚会,给本草红酒平添了信心和梦想的话,那么费孝通费老的四句话,算是点醒了我的产品哲学。
2012
4月,北大社会学系要举办重建30周年庆典活动,百利生本草红酒赞助了招待用酒。同时,我们86级的同学为社会学系办公楼内捐献了一块装饰石头,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对于在石头上雕刻什么字,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时任社会学系书记的张向东老师提议刻上费老的四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张书记的提议受到班级同学的一致赞同。
费老的四句话,微观可以指导为人处世,宏观就是世界不同文化相处的大问题。老实说,之前对费老的四句话并没有多少深切的琢磨。
其实,饮食文化中,也处处体现了文化圆融。
西方人对我们的茶叶,并没有全盘接收,而是根据他们的口味习惯,做了适应性的变化,用研碎的茶叶和香料做成袋泡茶,其中很多口味,我们倒是难以接受了。

咖啡也是这样,咖啡的产地都是第三世界国家,东非的埃塞俄比亚、肯尼亚,中非的卢旺达,南美的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中美洲的巴拿马,东南亚的印尼等等,咖啡演变成了发达国家丰富的咖啡文化和不同咖啡品种,以满足不同的口感喜好。
说大了,都是文化圆融中的适应性问题。能不能在葡萄酒中植入一点中国文化的基因呢?植入什么?如何判断这种植入是正确的?
我选择了本草。
那次,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Heike Schmidt女士的交流,让我再一次去思考费孝通先生的四句话。之后,我又得到一个测度这种本草红酒融酿标准的答案,那就是“美美与共”。
在欧美,当面对让我无所适从的茶的时候,我会说,来一杯英式茶(English tea);坐在街角咖啡馆里,我会选美式咖啡(Cafe Americano)。我是从自己的口感习惯去做出选择的,这种口感习惯中潜藏了太多的文化积淀。同样,我愿意承认,我在做的是一种中式葡萄酒,这与做“药酒”是两回事。
换句话说,我希望借用“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的思路,来解决兼容并包、美美与共的问题。“体”是红酒的一切美好,“用”是本草。讲究一明一暗、一虚一实,所谓明的是红酒的风味和口感,暗的是中药植物的营养价值;虚的是红酒的气象,实的是内在的植物的健康价值、可测度的营养成分指标。

或许,N多年以后,在中国的某处街角酒吧的吧台前,你会看到这样的一种情景:
一位老外,扫视着酒台上各式酒品。侍酒师轻声问道:“Wine?”
老外:“Yes.
侍酒师:“France?America?Italy?or...
老外:“Herbal Wine, China. Thank you.
侍酒师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为老外斟上一杯本草红酒。
侍酒师:“Enjoy!
湖底藏着诗人
中国人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为了体会葡萄酒的文化滋味,我开始了国内外的葡萄酒之旅。2014年,我游走了沙城怀来产区、意大利从北到南的葡萄酒产区;2015年,我游历了法国三个产区,以及美国索诺玛、纳帕谷。在国内的葡萄酒之旅中,我去了长白山产区、贺兰山东麓产区。2016年,我行走了西澳、南澳产区。在这样的游走中,我去体会西方人的那句话:快乐的人才能酿出好酒。

2015
1220日晚,北大百年纪念堂,第一届北大校友新年音乐会如期盛大举行。早在1926年,蔡元培校长在北大创办的“音乐传习所”,就成为世界古典音乐踏上古老东方的发轫之举。而这次由北大校友民间众筹和发起的新年音乐会,使得音乐传承在燕园崭露头角。百利生本草红酒成为这次新年音乐会的招待用酒,我也可以说,一个西方红酒和东方本草圆融的精灵,悄然藏入未名湖底。

本文获作者授权

编辑:宇佳 

出自微信公众平台-北京大学校友会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