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文科王,今朝酿酒郎:吴新芳与他的本草红酒_百利生本草干红官网

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当年文科王,今朝酿酒郎:吴新芳与他的本草红酒

发布时间:2014-12-8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1986年高考,吴新芳在河北邢台地区拔得文科头筹,顺利进入中国第一高等学府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四年后他进入北京东城区政府部门做政策研究工作。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大批下海经商的人不乏北大人的身影,吴新芳正是一个这样的北大人,亦是这一时期的涉水者。


    但像所有不安分的人一样,几乎眨眼间,随着小平南巡的尾音,他辞掉比“铁饭碗”更硬的工作,下海了!在那个真正“喜大普奔”的年代里,做起了弄潮儿。


    毕业后的前十余年,曾从事过政策研究、外贸、图书出版和医药营销工作,这个轨迹把他送到“有钱人”的行列。


    人不能只为吃饭活着,成功与奋斗的标准当然不仅仅是有钱。吴新芳内心涌动着一种宏大的责任意识,那就是要做一个真正的创造者、创新者。就如同他二十多年前毅然决然放弃公职一样,敢想敢为、自由进取的北大精神一直在他身上发生作用。


    敢为天下先!


    2006年,已在医药健康领域浸润多年的吴新芳隐身闹市,在北京东二环附近的一间办公室里埋头研读由著名医学家、科学院院士陈可冀先生主编和整理的《清宫医案研究》。在厚厚的四大卷文献中,他发现了一条纪录:雍正十一年(1733年)七月初六,罗怀中将三种“西洋葡萄药酒”以及说贴作为御品,呈献给雍正皇帝。这条信息迅速点燃了他的灵感。将西方的干红与中国的养生本草相结合,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境界,红酒为‘表’,养生为‘里’,如同‘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奉献完美的口感,蕴含强身健体的功能,从里到外都给人们带来享受,走出自己的路,促进中国酒消费的升级换代。做一个跨行业和跨文化的创造!


    想法一旦产生,围绕它的各种评判也接踵而至。吴新芳内心非常清醒,他知道,给红酒这种西方的舶来品嫁接中国元素,是一种冒险。众所周知,红酒在西方被誉为“上帝的血液”,是西方文明的重要载体。传统的红酒极其讲究血统,发展出一整套巨细靡遗的文化,从土壤的质地,葡萄籽的选择,年份,酿造工艺,存储,乃至开瓶倒酒观色配菜都有讲究,繁文缛节堪称周密。与中国的茶文化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围绕在红酒周围的既定传统秩序和礼仪文化已经深入到中国的红酒客心中。要让他们接受红酒加本草的改变,一定会面临众人的口诛笔伐。可吴新芳有北大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与意志。认准了的事儿,他必然会付诸实践。他深信中国人的血液里流淌着养生的天然基因,这可以与红酒恰如其分地结合。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当年的文科王,迅速成了如今的酿酒郎。但他所酿的酒是空前的产品。


    红酒为中国而改变


    世界是变动不居的,葡萄酒也是发展变化从未原地停留不动的。世界葡萄酒发展的长河中从来不缺少“变化”。在西方早就有酒精度偏高的“加强葡萄酒”品类,如雪利酒、波特酒、玛萨拉酒等;也有添加了多种植物成分的加香葡萄酒,如法国廊酒、修道院酒、意大利威末酒;还有在葡萄酒的酿造过程中突发奇想、将错就错的旷世美味,如干白的起泡演变成香槟等气泡酒,葡萄的晚收枯萎酿出了珍贵无比的贵腐酒……


    红酒进入中国很早,成为货架上的必选项确是近二十年的事情。人们常以红酒较之于白酒的活血养身来提升其身份与品格,加之西方文化的全球性扩张,一路高视阔步,正成为更多人的新宠。其暗红的色泽,恬淡的口感,有礼有节的饮用文化,很符合中国古代的美学精神,富于暗示而非一泄无余。所以它的可观,很适于进入现实的风景。


    中国人有惊人的文化传承力,历史记载卷帙浩繁,文字亘古未变,就连许多普通人家都保留着上溯几十代的家谱。由此不难想象,草药在中国延续至今不能单一归咎于医学的滞后和文化的偏狭,它是渗入到血液和思想中的对习俗的信仰和固守。白酒和草药的结合一直扮演着中国酒文化中举足轻重的角色。杏花村大名鼎鼎的竹叶青就是药酒。


    但是红酒也能和草药结合吗?没有喝到百利生之前,谁会问这个问题呢?就如我们绝不会想到“啤酒和草药结合”这样一个问题一样。对此,吴新芳自然有自己的看法:“发展本草红酒,当然想搭上中国红酒市场长足发展的快车,但是,我们看到了另外的一种希望”。按照吴新芳的说法,本草红酒是有别于普通红酒之外的新品类。


    “国内著名的葡萄酒专家,比如段长青和李德美教授,他们都承认中国葡萄酒消费结构区别于国外,中国葡萄酒消费中专业性的葡萄酒消费还不成气候,葡萄酒的大众消费人群对红酒的了解并不专业,他们很多人是把红酒当作健康的酒水来看待,他们在意红酒能给健康带来的好处。换句话说,本草干红是可以满足这些消费者对红酒健康的需求的。”


    “国内葡萄酒产业的发展,基本上延续西方葡萄酒产业的模式,品种、风土、种植、酿造、销售,无一不是模仿秀。这种做法没有错误,中国红酒产业需要提升产品品质,需要酿造出更具个性的产品。”


    吴新芳思考本草干红的问题,并不局限在产品本身,他似乎看的更远。“本草干红更养生保健,能满足非专业红酒消费者的健康需求,在红酒文化并不是很接地气的时候,本草红酒因为植入了中国的养生本草,显然更受部分消费者、尤其是大众消费者的欢迎。”吴新芳给自己的本草红酒设定了不同的竞争策略,就是避开纯正葡萄酒的竞争,从健康的配制酒、品牌酒入市。


    在葡萄酒中融入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中草药成分,可以称的上市葡萄酒在中国的变奏。“百利生”酒业先后推出了杞红葡萄酒、参花本草葡萄酒、龙玫本草葡萄酒、山佛苓本草葡萄酒,均是这一创新模式的衍生。以“百利生”杞红葡萄酒为例,它是在干红中融入了灵芝、红花、枸杞子这三味中国人心中的宝贝。这种酿造方式事实上与西方的加香型葡萄酒一脉相承,也是中国传统药酒的突破。中国的葡萄酒人一直在思索本土红酒的出路,希望找出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变革方式。这种重组与变构绝对称得上是中国葡萄酒的变奏曲。从葡萄酒发展的创新看,中国的百利生牌本草红酒,堪称是“超级中国红”(Super Chines Wine),应该说,中国的本草红酒也是世界葡萄酒五十年以来的一次重要创新。


    百利生营养为王


    在中国,用白酒泡药酒已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在吴新芳看来本草红酒与传统药酒相比区别巨大。“基酒有质的差异。红酒属于发酵酒,酒精度低,没有损伤其他内脏的顾虑,含有大量的有机物质和营养成分,是世界公认的健康酒。白酒属于蒸馏酒,酒精度高,主要物质是乙醇,长期饮酒并无节制,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危害。药酒在中医看来,只适合某一类人的某种疾病,并不具有广谱的养生保健功能,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影响健康。本草红酒则不然,如同红酒一样能适合更多的人。”


    我们知道,中国人有很多开始饮用红酒,但对红酒的硬性指标并不是十分清晰,往往随大流,市场上的产品参差不齐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何让消费者喝到真正好的,符合我们民族特性的红酒,当然要体现在两点,一是酒质好,二是健康指标高。因为中国人很多事冲着红酒的养生功能去的。百利生在这两方面都做了相应的探索和先驱性的贡献。它严格坚持精选酒、精选药、精发酵的工艺,建立了自己的营养指标体系。

 

    百利生本草干红自上市以来,接受过多家权威机构对其品质的稳定性、安全性和功效等多项技术检测。2012年12月,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对百利生本草干红生产工艺的稳定性进行了一次红外光谱实验,检测报告显示,两个批次中的多糖类物质存在的位置以及强度比较相似,其相似度达到93%。2013年7月,来自北京市药检所和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第三方抽检结果表明,百利生本草干红所含的功能性“标的物”——多糖含量指标,是国家质量标准的两倍。也就是说,百利生本草干红中含有较多的有利于人体健康的物质。同时,百利生本草干红重金属指标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十分之一,有害菌群等指标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百分之一。2014年7月,国家葡萄酒监督检测中心的一项检测表明,百利生杞红葡萄酒中白藜芦醇含量为8.3 mg/L,百利生参花本草干红中白藜芦醇含量达到13.3 mg/L,均为国内普通红酒中白藜芦醇含量(平均1-2 mg/L)的数倍;而百利生中原花青素的指标达到2000mg/L,也居于国内红酒行业的领先水平。这些清晰、准确的数字仿佛将百利生的内在解析开来,向饮用者做了一个“彻底的交代”。


    而这些都建立在百利生的精细酿造和创新工艺上。


    精选酒:百利生在选择基酒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便是“利生”,葡萄酒中的营养成分多少与品种、土壤和酿造工艺关联度高。百利生优选进口的法国、澳大利亚、智利生产的优质干红,主要以赤霞珠、西拉、内比奥罗等葡萄皮中富含健康物质的葡萄酒。在选择这些葡萄酒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土壤因素,百利生选择火山灰土质的有机葡萄园,火山灰土质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

 

    精选药:百利生本草干红的产品组方有自己的原则,即要关照到药效学的“理法方药”,就是说要讲预防医学的疗效,还要关注这是一款搭载了美味红酒的生活化的产品,要配合美酒的味道;在这样的产品制备原则下,中国传统医学中丰富的中草药资源未产品制备提供了选择的便利。所以,在筛选草药的时候,已经有了正确的指导方向,所有组方用药均有所取舍。


    精发酵:经过组方后的草药,要经过现代中药的提纯,获得流浸膏。本草干红三项发明专利技术使得干红葡萄酒与流浸膏进行“冰融浸润”,并使得其中的中药参与发酵,令组方配伍的草药的药物、药味焕发新的活力和新的味觉形态。


    负责任的味道


    就像其他新生事物出现时的遭遇,百利生刚刚上市时,不少业内人士对本草加干红的做法持有异议,甚至有人说这种创新是胡闹。但它却在参加国内外众多的行业展会时,得到了业内专家众口一词的称赞。


    法国葡萄酒品鉴协会的创始人Jerome Mancosu评价百利生:“颜色漂亮、纯正;酒香浓郁,果香四逸;微甜,红色水果和清新的香料清香;”


    资深葡萄酒专家鲁本•埃切维里亚说:“这款酒(指百利生)口味淡雅,香气略似西班牙南部的酒,颜色也接近,看上去是那种价格昂贵的酒。不仅香气沁人,颜色也让人联想到西班牙的高档酒,感觉在瓶中积存了不少时间。口感畅美”。


    法国奥堡睿世家的创始人范凯奇先生:“我觉得这款酒很合我的口味,有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让我感觉到了大地的味道。还有其他什么味道吗?没有吧?要不是你告诉我里边有草药成分,我真的没有尝出来。”


    英国资深葡萄酒评委尼古拉斯•安吉利那认为,“现在行家选酒的标准首先是质量,我们不看重商标。百利生本草干红这款酒有很浓的果香,非常均衡,有一点橡木味,但不足以掩盖果香。口味柔顺、优雅,成熟度高。酒精度应该也很高,大概有15度吧?不过感觉不出来。这应该是另一种类型的酒吧,很独特。”


    澳大利亚Haselgrove酒庄的总经理(CEO)Ryan Kinghorn先生认为,百利生给你一种感觉,就是说这种柔软的气质也很迷人,它让你可以多喝一些。总的来说这种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还是令人欣喜的,有意思,因为它给你一种马上要流行起来的感觉,喝酒就会有这样的一些独特体验,这种将要流行起来的感觉是比较异样的,挺好。


    罗马尼亚最大的酒庄Vincon Vrancea葡萄酒庄产品经理Corina Nedelcu先生认为,百利生本草干红是一个独特的口味。香气浓,比较强壮。怎么讲,感觉蕴含着能量吧……可以这么说吧,我觉得这是一个有力量的、健身的、强有力的酒。


    与此同时,在国内的销售过程中,百利生在口感和健康度上获得了普遍认同。


    众人初喝百利生,首先是惊奇。任何人初次面对百利生,得知它的药物配方及融酿方式后,都会产生疑问,是否喝下去会有“良药苦口”的无奈感。然而事实是,百利生的口感即富于葡萄酒的芳香,又多了一层攻苦食淡的东方韵味。两种芳香冲撞,在口腔内迅速融合,给舌尖的味蕾带来惊喜。这种口味的充分融合与均衡。


    其次是周身通泰。普通红酒是口腔的感受,味觉所受的刺激基本停留在口腔内。而百利生由于内部融入了灵芝、红花、枸杞子等中国传统养生宝贝,内部蕴集着活跃的养生分子,与红酒浸润后蓄势待发,一旦进入人体,会迅速被身体所反应与吸收,脖子以下顿生暖意,乃至遍及周身,感到通体舒泰。这种感受之所以屡屡在朋友间产生,在于百利生所秉持的营养指标。

 

    百利生的淘宝官方店经过几个月的试营销后,我们针对客户评价做了一组数据分析:其中65%的用户称赞百利生“口感好”。口感醇香,口感极佳,口感很好等词语满屏皆是。而这些足以支撑这一创新产品的物质基础。


    本草干红的未来


    改革开放后,三十年来,中国红酒消费不断上涨并对国际消费格局产生剧烈冲击的时间。但是,中国的葡萄酒得民族产品并未取得重大进展,市场依旧混乱而乏善可陈。唯一可说的是,这个地方很卖酒!但中国人到底选择什么红酒饮用,却一直显得混乱驳杂,偶然性很大。中国红酒至今并未建立自己的标准体系,也没有形成有效的冲击力,抵抗进口酒的蚕食力。


    那么国产红酒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当人们走进任何城市,哪怕一个县城的商超时,总能看到在酒水架上并排着的大量长城、张裕、王朝等国产红酒。它们体积饱满,价格偏下,有的甚至便宜的惊人,一瓶五升装的葡萄酒仅售30元人民币左右,快赶上汽水了。


    不可否认,中国的葡萄酒产商也在亦步亦趋地紧跟市场,张裕和长城等品牌也在走产地之路,分别建成了自己的葡萄酒庄,以便从进口红酒造成的四面楚歌中在中高端市场获得一席之地。但是产区突围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传统运作方式。比如人们知道法国的拉菲、波尔多、勃艮第产区,西班牙的里奥哈产区、智利的中央山谷产区、澳洲的南澳产区,等等。中国的产区并未形成行业和终端消费者的普遍认同,比如渤海湾产区,河北沙城产地,宁夏产地,河西走廊产地,等等,仍然在大规模生产的同时未能运作起以产区为概念的品牌。这就是说,中国的有钱人仍然认外国的品牌。之所以这样,就涉及到区域经济之间的对峙、利益矛盾和技术壁垒等问题。


    然而,中国作为日益蓬勃的葡萄酒消费市场,尴尬的是,它既不属于旧世界,也不属于新世界,而是一个新新世界。对于外国的葡萄酒商而言,当然希望这块肥大的市场只跟着自己走,买自己的红酒喝。于是,在分级标准和国际行业里,中国葡萄酒若想获得一席之地,难如登天,以至于造成了中国的产区尴尬和品牌尴尬。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关注葡萄酒的内在品质,但民族品牌的建设之路,似乎仍步履维艰,难与进口红酒分庭抗礼,只能在中低端市场上内部竞争。


    过去我们常提时代性这个大概念,从葡萄酒业的转型和发展来看,眼前的时代性或可将“中国红酒惊现本草干红军团”作为主色调和特征之一来看待。因为它已经超越孤立事件的偶然和或然性,成为行业的新现象和新趋势。这种趋势意味着中国的葡萄酒市场已经从过去的中西之争(本土与外国之争)的格局中分离出了新的消费层。这一消费层的分离和聚合伴随着整个社会转型期的诸多特征:经济增长带来的消费力提升;中产阶级对精致生活的细化要求;外来事物潮涌下社会风俗和思想意识的相应转变;城市健康人群比例的不断起伏,进而引起的养生理念的流行。这其中还有很多微妙的心理作怪,比如中国人传统上对药酒的信赖,必然构成葡萄酒与本草结合的潜在市场需求。


    如今百利生将干红与本草结合,倒是打开了一条新路。或许,中国红酒的未来正在这种创新中。中国人应该和中国特色的红酒。建立其中国人自己的标准,开辟适合中国人自己的体系,这样才不被别人牵着鼻子。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北京记者Heike Schmidt女士说,百利生本草红酒是葡萄酒中国化最彻底的一个产品。民族的才能赢得尊重,或许,“本草红酒”将是中国红酒发展的另一种积极探索,“百利生”也将成为中国红酒创新的另一种可能。它将让来自西方的红酒接上中国地气,提供更适合中国人的健康美味饮品。


    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让世人听到自己的声音,也要让世人尊重自己的声音。中国的光荣与梦想离不开每一行业的创新与引领者,吴新芳涉足的本草红酒产业坚持从中西文化的对撞格局中展现民族深度,为中国梦而新生,为中国人的健康福祉而动。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