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芳:让红酒接上中国文化地气_百利生本草干红官网

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吴新芳:让红酒接上中国文化地气

发布时间:2014-10-21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北京大学作为中国第一学府,不仅培养了大量专业人才,也“盛产”360行各类怪才:养猪的,卖肉、卖米粉的,串糖葫芦的,出家的…..还有一个酿酒的。


    “北大毕业的学生里,我大概算是第一个酿造本草红酒吧。”


    吴新芳,1990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毕业后的前十余年,曾从事过政策研究、外贸、图书出版和医药营销工作,这个轨迹把他送到“有钱人”的行列。


    “这些不过是一些谋生的职业而已”。已经赚到钱的他偏偏对钱不以为然,每说道“钱”这个字似乎都是从他夹着香烟的嘴角撇出去的。北大人那种特有的清高还留在他骨子里。“酿本草红酒可能是我一辈子要干的事情。我的使命就是中国特色的本草红酒,让红酒‘中国化’。”

 

    本草红酒,或许是红酒的另一种未来


    清高归清高,毕竟酿酒是个买卖。买卖就要考虑好未来和前景,眼下白酒市场不景气,这两年红酒不但没能弯道超车,反而市场也跟着“掉链子”,也有媒体报道,酒庄的投资热度也在降温,《中国葡萄酒市场白皮书(2013—2014)》称,2013年中国葡萄酒消费总量下降,是中国葡萄酒消费量10年来首次下降。


    红酒市场如此低迷,再加上中国红酒消费尚处于初期阶段,那么,吴新芳为什么还执意于发展中国特色的本草干红呢?


    吴新芳自然有自己的看法:“发展本草红酒,当然想搭上中国红酒市场长足发展的快车,但是,我们看到了另外的一种希望”。按照吴新芳的说法,本草红酒是有别于普通红酒之外的新品类,这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国内著名的葡萄酒专家,比如段长青和李德美教授,他们都承认中国葡萄酒消费结构区别于国外,中国葡萄酒消费中专业性的葡萄酒消费还不成气候,葡萄酒的大众消费人群对红酒的了解并不专业,他们很多人是把红酒当作健康的酒水来看待,他们在意红酒能给健康带来的好处。换句话说,本草干红是可以满足这些消费者对红酒健康的需求的。”


    “国内葡萄酒产业的发展,基本上延续西方葡萄酒产业的模式,品种、风土、种植、酿造、销售,无一不是模仿秀。这种做法没有错误,中国红酒产业需要提升产品品质,需要酿造出更具个性的产品,但是,在西方的葡萄酒游戏规则下来做中国葡萄酒产业,能否赢得未来呢?”


    吴新芳思考本草干红的问题,并不局限在产品本身,他似乎看的更远。“本草干红更养生保健,能满足非专业红酒消费者的健康需求,在红酒文化并不是很接地气的时候,本草红酒因为植入了中国的养生本草,显然更受部分消费者、尤其是大众消费者的欢迎。”


    吴新芳给自己的本草红酒设定了不同的竞争策略,就是避开纯正葡萄酒的竞争,从健康的配制酒、品牌酒入市,这能成为竞争优势吗?


    是否有优势,答案在老祖宗那儿


    “我们的竞争优势在于强化本草红酒的健康价值。”吴新芳说,“干红中添加了中药提取物,提升其健康与养生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中国人有养生的文化传统,红酒已经被很多人接受具有养生的属性,这是中国养生与红酒交集点,我们用养生的视角去创新了一类新酒品,即满足消费者的味蕾享受,又满足消费者的功能需求,让红酒走进养生,让红酒中国化。”吴新芳正是从这个入口走进自己的红酒世界。


    “涉足红酒纯粹是个机缘。”走出校门十数年,社会磨砺跌宕。2006年,吴新芳隐身闹市,在北京东直门附近的一间办公室里,抛开都市的喧嚣,开始埋头研读由著名医学家、科学院院士陈可冀先生主编和整理的《清宫医案研究》。吴新芳认为,保存最为完整的清宫医案中蕴藏了古代医家的养生保健智慧,很值得深度挖掘。在厚厚的四大卷文献中,他发现了一条纪录:雍正十一年(1733年)七月初六,罗怀中将三种“西洋葡萄药酒”以及说贴作为御品,呈献给雍正皇帝。


    罗怀中是谁?为什么要献“西洋葡萄药酒”?“西洋葡萄药酒”比宫廷养生御酒好吗?这一个个悬疑把吴新芳带入红酒的世界。


    吴新芳考证:罗怀中是天主教传教士,是服务于康熙和雍正两代皇帝的“扈从医师”并被准许“内廷行走”,他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曾经是当地的著名外科医生和药剂师。


    吴新芳介绍说,在欧洲,天主教传教士既懂医学,又擅长酿造葡萄酒。到了罗怀中所处的18世纪,欧洲各地,已经有了多种草本配制的葡萄酒,满足人们对酒的需求,也满足了健康的需求。


    “为什么不可以超越传统药酒的制备方法,开发一种口味好、有功效的新型本草红酒呢?”,“我们耳熟能详的白酒药酒都有哪些局限?”,“应该站在何种高度才能制备出无与伦比的美味养生佳酿呢?”这一系列的疑问,成为吴新芳拷问的问题。


    “将西方的干红与中国的养生本草相结合,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境界,红酒为‘表’,养生为‘里’,如同‘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奉献完美的口感,蕴含强身健体的功能,从里到外都给人们带来享受,走出自己的路,促进中国酒消费的升级换代。你能不为这样一个跨行业和跨文化的创造而兴奋吗?!”吴新芳给自己新的跨界创业一个足够堂皇的“理由”和高大上的“境界”,这渐渐成为他的信仰。


    在中国,用白酒泡药酒已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本草红酒与传统药酒有什么区别呢?吴新芳看来区别甚至是巨大的。“基酒有质的差异。红酒属于发酵酒,酒精度低,没有损伤其他内脏的顾虑,含有大量的有机物质和营养成分,是世界公认的健康酒;白酒属于蒸馏酒,酒精度高,主要物质是乙醇,长期饮酒并无节制,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危害;药酒在中医看来,只适合某一类人的某种疾病,并不具有广谱的养生保健功能,如果使用不当,也会影响健康。本草红酒则不然,如同红酒一样能适合更多的人。”


    吴新芳认为,本草干红是传统药酒的一种超越,其核心技术是在融酿过程中,采用了“中药发酵”技术。百利生本草干红利用提纯的中药提取物,采用三项发明专利,依靠“冰点融酿”技术,精发酵28天,让浸润其中的本草与红酒中发生酶解和发酵,并使得中药部分有机物的大分子分离为小分子结构,提高了生物利用度,利于人体吸收,同时改善了中药的口感风味。这是传统中药的一次全新突破。


    中国红酒的一张新名片


    世界葡萄酒发展的长河中从来不缺少“变化”。欧洲很多天主教修道院至今仍保留的“草药配制酒”如法国廊酒、修道院酒、意大利威末酒,是用葡萄酒蒸馏的白兰地浸泡植物而得到的“加香葡萄酒”;18世纪葡萄牙的波特酒、西班牙的雪利酒是用高酒精度的白兰地终止葡萄发酵而得到的“加强葡萄酒”;19世纪酿酒师为了解决香槟地区葡萄酒起泡的缺陷而突发奇想酿造的旷世美味香槟气泡酒;匈牙利果农因为战争而延误了葡萄的采摘,当他们无可奈何的使用已经晚收枯萎的葡萄来酿酒的时候,创造了香浓无比的贵腐酒。即便是面对享誉全球的法国葡萄酒,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不拘一格的酿酒师们,依然靠突破成规,创新出“超级托斯卡纳”(Super Tuscans)品牌,他们并不在意自己的葡萄酒是否游离于意大利葡萄酒的分级管理之外,而刻意说,这是葡萄酒世界近五十年来最有创新的举措。


    吴新芳深信他的百利生本草干红是一种深刻的创新。他认为,创新的价值就在于给消费者提供了即美味又健康的双重价值,凡是能提供真实价值的创新,才是具有生命力的。吴新芳觉得,中国的本草红酒可以称其为“超级中国红”(Super Chinese wine)。


    本草红酒的创新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精选酒:百利生在选择基酒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便是“利生”,葡萄酒中的营养成分多少与品种、土壤和酿造工艺关联度高。百利生优选进口的法国、澳大利亚、智利生产的优质干红,主要以赤霞珠、西拉、内比奥罗等葡萄皮中富含健康物质的葡萄酒。在选择这些葡萄酒的时候,还有一个重要的土壤因素,百利生选择火山灰土质的有机葡萄园,火山灰土质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


    精选药:百利生本草干红的产品组方有自己的原则,即要关照到药效学的“理法方药”,就是说要讲预防医学的疗效,还要关注这是一款搭载了美味红酒的生活化的产品,要配合美酒的味道;在这样的产品制备原则下,中国传统医学中丰富的中草药资源未产品制备提供了选择的便利。所以,在筛选草药的时候,已经有了正确的指导方向,所有组方用药均有所取舍。


    精发酵:经过组方后的草药,要经过现代中药的提纯,获得流浸膏。本草干红三项发明专利技术使得干红葡萄酒与流浸膏进行“冰融浸润”,并使得其中的中药参与发酵,令组方配伍的草药的药物、药味焕发新的活力和新的味觉形态。


    七年磨一剑,吴新芳在2012年向市场推出了他的“百利生”,并很快赢得了国外同行的认可。


    英国资深葡萄酒评委尼古拉斯•安吉利那认为,“现在行家选酒的标准首先是质量,我们不看重商标。百利生本草干红这款酒有很浓的果香,非常均衡,有一点橡木味,但不足以掩盖果香。口味柔顺、优雅,成熟度高。酒精度应该也很高,大概有15度吧?不过感觉不出来。这应该是另一种类型的酒吧,很独特。”


    澳大利亚Haselgrove酒庄的总经理(CEO)Ryan Kinghorn先生认为,百利生给你一种感觉,就是说这种柔软的气质也很迷人,它让你可以多喝一些。总的来说这种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还是令人欣喜的,有意思,因为它给你一种马上要流行起来的感觉,喝酒就会有这样的一些独特体验,这种将要流行起来的感觉是比较异样的,挺好。


    罗马尼亚最大的酒庄Vincon Vrancea葡萄酒庄产品经理Corina Nedelcu先生认为,百利生本草干红是一个独特的口味。香气浓,比较强壮。怎么讲,感觉蕴含着能量吧……可以这么说吧,我觉得这是一个有力量的、健身的、强有力的酒。


    “这只是一些国际同行的感官评价。”吴新芳甚至认为,以“利生”和“健康”为宗旨的本草红酒,应该有更高的追求,他很赞同国内食品营养专家所提出来的,葡萄酒除了国际通行的“感官评价”之外,还要建立“营养成分指标”衡量体系。


    吴新芳介绍说,葡萄酒的营养成分研究是上个世纪80年代医学界和营养界的贡献,标识营养成分指标,可以保障消费者的权益,让假冒伪劣产品无处藏身,拒“垃圾红酒”于国门之外,还能促进中国红酒行业的发展,百利生不回避也倡导标注营养成分指标,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百利生本草红酒的指标如何呢?百利生本草干红自上市以来,接受过多家权威机构对其品质的稳定性、安全性和功效等多项技术检测。2012年12月,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对百利生本草干红生产工艺的稳定性进行了一次红外光谱实验,检测报告显示,两个批次中的多糖类物质存在的位置以及强度比较相似,其相似度达到93%。2013年7月,来自北京市药检所和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第三方抽检结果表明,百利生本草干红所含的功能性“标的物”——多糖含量指标,是国家质量标准的两倍,也就是说,百利生本草干红中含有较多的有利于人体健康的物质。同时,百利生本草干红重金属指标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十分之一,有害菌群等指标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百分之一。2014年7月,国家葡萄酒监督检测中心的一项检测表明,百利生杞红葡萄酒中白藜芦醇含量为8.3 mg/L,百利生参花本草干红中白藜芦醇含量达到13.3 mg/L,均为国内普通红酒中白藜芦醇含量(平均1-2 mg/L)的数倍;而百利生中原花青素的指标达到2000mg/L,也居于国内红酒行业的领先水平。


    当我们最后问道本草干红创始人吴新芳先生,为什么如此自信的时候,吴新芳说,自信源于品质自信和文化自信。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北京记者Heike Schmidt女士说,百利生本草红酒是葡萄酒中国化最彻底的一个产品。民族的才能赢得尊重,或许,“本草红酒”是中国红酒的另一种可能的未来,“百利生”或许成为中国红酒的一张新名片。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