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百利生红酒凭什么称“圆融美善”

发布时间:2014-9-15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初识百利生,总觉得怪怪的,差不多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把中药的提取物配制在干红葡萄酒之中,口感好喝吗?消费者接受吗?我是喝红酒呢还是喝保健药呢?既便了多次被邀请有机会喝过百利生本草干红,也还是觉得“植物配方干红,有点四不像”。


    有天静下心来,百度检索了一番本草干红和百利生这两个关键词,试图慢慢走进百利生的精神世界,也慢慢揭开了我内心的一串疑问:为什么要用干红酿本草?市场机会在哪里?这是一种创新之举吗?


    百利生创始人吴新芳在2006年萌发研发“本草红酒”的想法,一年后的2007年,开始向国家食药局申报了保健食品,直到2010年末才获得了国家食药局的批准,处方中使用了灵芝、红花和枸杞子的提取物,与干红葡萄酒融酿,功能为“提高免疫力和缓解疲劳”。自2011年末,百利生本草干红正式量产上市,网络上也开始慢慢见到了百利生的声音和一些媒体对百利生的报道;检索最近的资料,又看到百利生葡萄酒业已经开发了系列本草干红产品,包括百利生牌杞红葡萄酒、参花本草红酒和龙玫本草红酒,同时又搜索到国内其他企业的一些类似产品,比如,张裕的味美思、北京龙徽的桂花陈、劲酒集团的韵酒,山东还出现了阿胶干红,有文章说,红酒业出现了“本草军团”。


    还是回到文章开始的话题,为什么要搞本草干红呢?

 

    2006年,吴新芳在一次检索历史文献的时候,看到雍正11年(1733)七月初六,洋御医罗怀中给雍正进献了进补的三款“西洋葡萄药酒”。这或许是本草干红创始人吴新芳原始的兴奋点吧,然而,仅凭这样的兴奋,就能足以支撑北京葡萄酒业七年以来坚持不懈的开垦这一块本草红酒的荒地吗?


    国家葡萄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葡萄与葡萄酒研究中心主任段长青教授认为,中国的红酒消费者结构区别于欧美,可以分为理智的专业型消费者、健康型消费者和时尚型消费者。按照段教授的意思,时尚型消费者是把葡萄酒的消费当作生活方式的,这类红酒消费者的成长壮大是中国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基础,而理智的专业型消费者的成长壮大是能够促进中国葡萄酒产业升级的力量;但是,与欧美红酒消费结构差异的是,中国有一个很大的健康型的红酒消费群体,他们并不十分在意红酒的品质、口感与风味,他们相信红酒能给健康带来诸多的好处;


    段教授从专业的角度,揭示了有这样的一群消费人群的存在,中国红酒消费结构是一个因年龄和消费心理而不同的复杂结构,而欧美的红酒消费更像是中国的白酒消费结构,单纯一些,就是饮用酒精的快乐感觉。


    既然国内的红酒消费中有养生保健和健康的消费需求,那么,就有满足这种需求的创新机会。从这里,我们看到了本草干红创新的市场基础,问题只是这么简单吗?


    如果分析那些为了健康而喝红酒的消费者的内心,我们看到其背后支撑的力量,不是对红酒文化的认知与认同,而是中国悠久的“养生文化”的现实力量;想到这里,我才看清楚百利生葡萄酒业那么坚韧的力量源泉是什么了,可以说,是对中华悠久的养生文化和支撑养生文化的物质载体“本草”的自信。


    百利生给自己的产品树立了“圆融”的精神内涵,起初的时候,感觉这个概念非常空泛,细想起来,这或许是摸到了本草红酒一类产品的命门。圆融美善也是中华文明的精神内核,如果一种产品从内在和气韵传达出这样的理念,我可以相信,这个产品是有文化生命力的。


    百利生本草干红的圆融美善体现在哪里呢?

 

    “圆融”可以理解为“中西合璧”,百利生产品酒体晶莹浑厚,果香馥郁,药香沁人,本草不掩干红之美,尊重消费者期望的红酒口感;干红包孕了本草的“利生”,传统的养生文化搭载了西方红酒文化华美,走向了时尚和精致,这是圆融的力量,这种力量化两种文化的冲突为融合,所以,美哉。


    “美善”可以理解为百利生的酒水“利生主义”。百利生是更养生的红酒,中华中医药学的精粹就在于此,要讲求“理法方药”,要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百利生要做的就是将产品的健康价值较大的提升。从检索的资料看,百利生葡萄酒业接受了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北京市疾控中心、国家食品发酵研究院、国家葡萄酒监督检测中心等多家机构的多项对产品稳定性、安全性和功效的检测,百利生的重金属和总菌群指标是国家限定标准的十分之一和百分之一,百利生含有的白藜芦醇含量是普通红酒的数倍,百利生中原花青素指标达到国内红酒行业的领先水平。够了,这不就是百利生的美善吗?百利生做出来了可验证的“健康价值”,这个价值就是百利生的生命核心,这个价值就是“本草干红”的创新价值所在。


    百利生本草红酒的创始人吴新芳曾毕业于北京大学,北京大学作为中国第一学府,不仅培养了大量专业人才,也“盛产”三百六十行各类怪才:养猪的,卖肉、卖米粉的,串糖葫芦的,出家的……其实,走进这些北大学子的内心,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内心的美好愿望,北大毕业的学生里,吴新芳大概算是第一个酿造本草红酒的,看清楚了这个百利生的圆融美善,我们大概就了解了这个北大学子的内心世界。


    南北朝时期的文学家庾信的诗赋,曾为毛泽东大为欣赏和念念不忘,他在一首七言诗《燕歌行》中写道:

 

    蒲桃一杯千日醉,无事九转学神仙。

    定取金丹作几服,能令华表得千年。


    “沉醉在葡萄美酒的美好时光里,何苦要千方百计的去学神仙的长生不老呢。”这是何等的生活趣味呀,百利生本草干红,新红酒,新生活,带着诗意的梦想,为生活而来,为健康干杯。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