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本草干红:创新?搅局?还是营销噱头?

发布时间:2014-8-7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北青网财经
    北京百利生葡萄酒业率先在国内研发了本草红酒,其产品概貌为,在优质干红葡萄酒中融酿了养生本草组方,目前上市的有百利生杞红葡萄酒、百利生参花本草红酒和百利生龙玫本草红酒,三个产品有三种不同的中草药组方。

  百利生的做法引起了很多关注,赞誉者认为这是一种产品创新,西方葡萄酒与中华养生融合在一起,无论从口感风味和文化基因上都找到中国消费者的认同;质疑者则认为,葡萄酒文化浩瀚与丰富,自成体系,这种混搭“多此一举”,甚至是对葡萄酒文化的“冒犯搅局”,一位国内葡萄酒界的“大腕”在微信上看了《中国经济周刊》刊发的一篇百利生本草干红创新上市的报道后,就曾直接回复了两个字:“有病”。还有市场营销人士认为,中国营销者尤其是保健产业向来习惯制造“噱头”,本草红酒无非是一种炒作。

    百利生本草红酒,创新?搅局?还是营销噱头呢?

    (一)

  1958年,日本人安藤百福以“倒上开水两分钟便可使用的拉面”,正式生产和营销方便面,成为一个新商品。

    一年后,安藤的工厂已经有两万四千平方米了。时代帮助安藤将事业推向高峰,电视机的普及和电视广告的出现,帮助安藤百福的日清食品公司营业额顺利增长。现在,方便面已经具有千亿的市场。

    安藤百福的想法起因于1957年的一个冬夜,安藤百福经过一家拉面摊,看到穿着简陋的人群顶着寒风排长队,为吃一碗拉面竟然能这样不辞辛苦,不由使他产生极大兴趣。

    于是他决定研制一种注入开水就能立即食用的拉面。他相信,对于工作忙碌的人来说,这可以提供极大的方便。但是他在只做面条方面完全是个外行,面条的原料配合非常微妙,有很大的学问,经历无数次失败后安藤百福终于悟出一个经验:食品讲究的是平衡。食品的开发就是追求和发现这唯一而绝妙的均衡过程。由于面条不易保存,烹调又麻烦,安藤将自己的住房改成小研究室,试用各种方法,如日光晒干法和熏制法等,结果保存问题解决了,却不能使干燥的面条迅速复原成可食面。后来还是安藤夫人的油炸菜肴启发了他,他把面条放到油锅里煎炸,把水分炸干,同时有制作了专门的铁框,在煎炸的同时让方便面呈现出规则的容易包装的形状。这就是“20世纪一个伟大的发明之一”方便面的故事。

    “创新”是指能给社会或消费者带来价值追加的新事物。创新的核心在于价值。那么,本草红酒的核心价值在于依靠中华中医药学的精髓来提升红酒的养生保健价值。况且,红酒配制草药在做法古已有之,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也在诉说着健身强体的作用。

    在葡萄酒的发展历史中,尽管不乏在葡萄酒蒸馏中添加花草成分的做法,比如至今依然存在的法国廊酒、法国修道院酒、意大利威末酒、捷克的国酒等等,甚至被归为“加香葡萄酒”一族。但是,似乎还没有谁像百利生这样敢在干红葡萄酒中直接添加中草药的。

    在一些红酒“原教旨主义者”看来,葡萄酒就是葡萄酒,不应该添加任何别的物质和成分,他们维护红酒纯洁性的态度是如此坚决,视一切添加了其他成分的葡萄酒为异类。如此来看,那位中国的葡萄酒界大腕,认为百利生的做法“有病”就毫不奇怪了。

    然而,这个世界的生态是如此的丰富而复杂,没有哪一个物种和领域是单一存在和发展的。酒类如此,葡萄酒类也是如此。

    况且,严格来说,往葡萄酒里添加中草药并不是百利生的首创。据清代皇家医案记载,清雍正年间,来自世界著名葡萄酒产地之一意大利的天主教传教士罗怀中,就曾经为雍正皇帝进献了三款他自己用中草药配置的“西洋葡萄药酒”。历史文献记载,洋御医罗怀中制备“西洋葡萄药酒”给雍正皇帝的价值,也是“进补”。再说了,既然很多医家认为白酒与中草药炮制成药酒,具有明显的缺陷,那么,为什么低酒精度、发酵的葡萄酒就不能与中草药融酿成养生保健酒呢?

    (二)

    中国的红酒消费人群大致有三类,一类是纯洁红酒派,像那位大腕一样,把红酒视为天之甘露,特别注重红酒的口感和乐趣,坚决维护红酒的纯洁性;另一类是把红酒作为酒水消费的一个补充,对红酒的口感虽然看重但要求不是很苛刻;第三类看中的是红酒的养生保健功能,认为红酒是一种很好的低酒精度饮料,常喝会对身体带来诸多益处。
 

    而在西方,第一类和第三类消费群体都不是很多,西方人只是简单的把红酒作为快乐的酒水消费体验,这是与中国红酒消费市场不同的地方。

    百利生创制本草干红的思路,主要是为了满足中国消费者中对红酒健康价值有期许的那部分人群,这一点甚至也得到了外国同行的认可。

    在2014年北京TOP WINE 国际红酒展上,世界著名葡萄酒产地——西班牙阿尔孔德(Bodegas Alconde)葡萄酒业的代表鲁本•埃切维里亚说,“如果说这款酒(百利生)里面有中草药成分,我认为那是一种有益于健康的做法。”他说,他非常能接受在葡萄酒里添加草药。“西班牙也有很多草药和健康食品,它们是好东西。”

    范凯奇先生是法国奥堡睿世家酒业的创始人,在品味过百利生本草干红之后,他说,“我觉得这款酒很合我的口味,有一种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我感觉到了大地的味道。”当百利生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一款添加了中草药的葡萄酒之后,他惊奇地说,“还有其他什么味道吗?没有吧?要不是你告诉我里边有草药成分,我真的没有尝出来。”范凯奇也认为,在葡萄酒里添加中草药,从健康角度出发也是一个方向。

    (三)

    “创新”也曾经是葡萄酒界的宠儿。

    在中世纪,法国香槟地区就有静止酒和微泡酒生产,但是“起泡”一直被视为葡萄酒的缺陷。因为在酒窖中,瓶内的泡泡常常导致酒瓶爆裂。17世纪中期,当法国的葡萄酒专家唐培里侬(Dom Perignon 1638-1715 年)被派往香槟地区,研究解决防止葡萄酒瓶内起泡现象,解决葡萄酒瓶内这种泡泡所带来的危险,他并没有想到,对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竟然促使他设法在葡萄酒中增加更多的起泡,开创了一种香槟酒的酿造技术,今天举世闻名的“香槟”气泡酒由此诞生。

    我们反观今天的中国红酒市场吧,近十年来,进口红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它们携“历史”、“品牌”、“口味”的优势,冲击着中国的红酒市场。在这种强大的攻势面前,中国红酒产业该如何突破重围,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课题。
 
  
    不必否认,西方的红酒文化自成一脉,从葡萄酒的种植、培育酿造技术上,西方尤其是葡萄酒旧世界,的确是遥遥领先,中国的葡萄酒酿造技术望其项背。但是,也应该看到中国市场与西方市场相比,也有其特殊性的一面。中国的消费者对红酒的理解和消费红酒的文化形态,并不完全是西化的,如何开发更多的适合中国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应是中国红酒企业的使命。

    知古而鉴今,百利生把中草药与红酒相融酿,它给消费者带来了美味与健康养生融为一体的新消费追求。

    话题重新回到是创新,还是营销噱头,还是搅局,百利生葡萄酒业总裁吴新芳说,“本草红酒具有创新的两个要件,一是新事物,二是这个新事物融合了新价值。这是它与红酒和保健食品的细微差异之处,百利生本草红酒健康养生又好喝,是更养生的红酒。”

    或许,是不是营销噱头,抑或是不是多此一举,其分水岭就在于判断这个产品符合不符合创新的两个要件。西方红酒文化值得尊重,中国的本草养生文化也可以大胆走出自己的新路,洋为中用,中西合璧完全可以成为红酒发展的现实。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