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本草酿干红,“有趣”还是“有病”?

发布时间:2014-8-1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微信上转发了《中国经济周刊》一则报道本草红酒百利生创新上市的文章,引起了一位国内葡萄酒界“大腕”的反感,其直接回复了两个字“有病”。


    解读这位葡萄酒“大腕”的反感情绪并不难。对于自成境界的红酒来说,在干红葡萄酒中添加中草药的做法,无疑是一种“胆量不小”的“冒犯”之举。可能,这位国内葡萄酒“大腕”对本草红酒的鄙视与痛斥,表达了他捍卫“红酒”纯洁性的意志。


    尽管西方葡萄酒史中,很早就有在葡萄酒蒸馏中添加草药的做法,被称为“加香葡萄酒”一族,并且迁延数百年,现在有些品牌俨然是当地葡萄酒文化的名片,诸如法国廊酒、法国修道院酒、意大利威末酒、捷克的国酒等等,但是,现在葡萄酒界确是没有人冒大不韪在干红中添加草药。


    中国葡萄酒种植和酿酒的历史可谓久矣。但是,以现代葡萄酒的眼光看,中国的葡萄酒发展还尚处于萌芽状态。甚至很有一些葡萄酒专家应声附和“中国没有红酒”的观点,言外之意,中国红酒酿造品质之低劣,难以言状。


    我们从历史古籍中找到了在葡萄酒里边添加中草药的故事。清代雍正年间,被奉为“扈从医师”的天主教传教士罗怀中曾经在1733年七月初六日为雍正皇帝进献了三款“西洋葡萄药酒”以及说贴,这或许不过是一个喜欢玩自酿的意大利传教士的一次玩闹而已,这种玩闹竟然是西洋人在皇帝的御药房里配制。然而,从这个洋人的眼里,这种做法也是为了皇上的进补。

 

    今天的本草红酒,具有怎样的意味呢?


    首先,满足中国红酒消费的部分需求


    中国的红酒消费类型,大致有三种,一种是有浓厚的葡萄酒情结的消费者,把红酒视为天之甘露一般,在红酒的消费过程中找到无穷的口感和乐趣;另一种是把红酒作为酒水消费中的一种补充,间或有一些礼送亲朋的职能;第三种消费者,则是相信红酒是一种优秀的低度酒精饮料,常喝会对身体带来诸多的益处,他们喝红酒的目的是单纯的健康和养生,据信,这种消费还有渐行渐烈的走向和趋势;


    与中国的红酒消费有一些差异的西方市场,第一种消费类型和第三种消费类型都不是很突出,西方人简单的把红酒作为快乐的酒水消费体验,这是与中国市场红酒消费不同的地方。


    那么,百利生本草红酒的创新思路,正是为了满足中国消费者中对红酒健康价值的期许。在2014年北京TOP WINE 国际红酒展上,西班牙阿尔孔德(Bodegas Alconde)葡萄酒业的代表鲁本•埃切维里亚说,如果说里面有中草药成分,我认为那是一种有益于健康的做法。他说,当然能接受葡萄酒里添加草药。西班牙也有很多草药和健康食品,它们是好东西。


    阿尔孔德(Bodegas Alconde)葡萄酒业坐落于西班牙南部著名的纳瓦拉(Navarra)产区。该产区土壤肥沃,出产优质红葡萄。它出产的桃红酒是西班牙最好的,在世界同类酒中也赫赫有名,多次获得国际葡萄酒挑战赛大奖。


    范凯奇先生是法国奥堡睿世家的创始人,在品味过百利生本草干红之后,他说,“我觉得这款酒很合我的口味,有一种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我感觉到了大地的味道。还有其他什么味道吗?没有吧?要不是你告诉我里边有草药成分,我真的没有尝出来。”

 

    范凯奇对在葡萄酒里添加草药的做法是这样认为的:“应该是一个好主意吧,从健康角度出发这也是一个方向。就像我们所做的,试图了解中国人的特殊偏好,试图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这里,范凯奇先生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要了解消费者的特殊偏好,满足他们的要求。本草红酒的创新点,就在于试图给中国的第三种或者第二种红酒消费者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产品。


    其次,丰富中国红酒产业的品类


    我们知道,近十年来,进口红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他们携“历史”、“品牌”、“口味”,乃至一些列所谓的国际品酒机构的“巨大光环”,挑逗着中国人的味蕾,冲击着中国的市场。

 

    我们不妨再看一看中国的汽车品牌、化妆品品牌,不免让我们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为中国红酒产业捏一把汗。


    我们不否认红酒文化自成一脉,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市场有其特性,中国的消费者对红酒的理解和中国的消费者消费红酒的文化形态,并不完全是西化的,中国的红酒产业也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冲击。


    中国的红酒产业发展只能是亦步亦趋吗?


    在2014北京TOP WINE国际红酒展上,法国DSH酒业顾问路易•皮埃尔先生直爽地表示,“我个人喜欢没有任何添加物的酒。我的观点是,红酒就是红酒,最好里面什么也不添加。”或许这是一种正确的观点,但是,也许是正确的西方观点,或者是正确的西方市场观点。


    一切还在历史的过程之中。


    17世纪中期,当法国的唐培里侬(Dom Perignon)(1638-1715 年) 被派去香槟地区研究解决防止葡萄酒瓶内起泡的发生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竟然促使他在葡萄酒中设法产生了更多的起泡,成为今天举世闻名的“香槟”气泡酒的创造故事。


    在中世纪,法国香槟地区就有静止酒以及微泡酒生产,但是“起泡”一直被视为葡萄酒的缺陷,因为,在酒窖中,瓶内的泡泡常常导致酒瓶爆裂。唐培里侬被委派来解决葡萄酒瓶内的这种泡泡所带来的危险,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是发明了如何保留气泡,开创了香槟酒的酿造技术。今天,人们享受着香槟美酒的时候,没有人在乎,当年唐培里侬研究起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瓶内起泡的发生!


    尼古拉斯•安吉利那是我们在北京TOP WINE国际酒展上遇到的来自英国的资深葡萄酒评委,他说自己对全球葡萄酒市场的发展趋势颇有研究。


    “现在行家选酒的标准首先是质量,我们不看重商标。谈到标准,葡萄酒的个性、健康也是参考的因素。这个健康指的是食品安全,包括有机葡萄酒以及生物原料等,但这不是必需的,我们主要从质量出发。当然,土壤质量是需要考虑的,还有气候和工艺。”


    他品尝了百利生本草干红之后说,“这款酒有很浓的果香,非常均衡,有一点橡木味,但不足以掩盖果香。口味柔顺、优雅,成熟度高。酒精度应该也很高,大概有15度吧?不过感觉不出来。这应该是另一种类型的酒吧,很独特。”


    当他得知,百利生本草干红是一款红酒与中草药的混合酒时,有点不太相信:“你是说葡萄酒混合了草药?让我怎么说呢,能管它叫药吗?你怎么证明它是药,它里面有药的口感吗?我觉得里面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有种木头味,也许有一些香料和辣味,可能放了生姜,是吗?现在感觉到了一丝回味,有些药味,稍许有点苦。可能末了能够尝到草药味,一开始还是非常好喝的。”


    当我们希望尼古拉斯•安吉利那给百利生提点意见时,他幽默地反问:“你觉得搭配北京烤鸭怎样?还可以和糖醋鱼搭配。我认为这是很好的一款酒。”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世界同行对中国本草红酒的一种包容精神,一种设身处地的站在本土文化高度的直觉考量。


    吴新芳有了配制植物干红的想法后,即大胆付诸了实施,目前已经出品了杞红本草红酒、参花本草红酒和龙玫本草红酒三款,吴自嘲地说自己是北大培养了一个另类,第一个酿造本草红酒的人。在没有干这件事之前,他并不喜欢红酒,对于红酒文化更是四顾茫然。今天,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成为本草红酒最坚定的传播者,他认为,正是因为怀有对红酒和红酒文化深深的敬畏,才让他确定了本草红酒“圆融”的产品理念,圆融就是费孝通先生“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16字治学境界中的“美美与共”。产品的圆融境界与世界顶级红酒的境界说到根源如出一辙,就是能在这个产品中感受到的更多、更复杂的存在,香气、不同的变化的口味。酿酒师将这些“丰富、复杂”融为一体。

那么,本草红酒有病吗?吴新芳说,“健康养生又好喝,就是本草红酒的想法,它是更养生的红酒,西方红酒文化值得尊重,中国的本草养生文化也可以大胆走出自己的路,洋为中用,未尝不可,我们生活在中华文明之中”。


    是不是有病,似乎还远没有结论,中国的本草红酒刚刚起步,它是葡萄酒家族的植物配制酒,无非这样的配制,深深的嫁接了中国的本草养生文化。


    或许,“有病”本来就是一些创新者的通病,不疯魔、不成活。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