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本草红酒第一人吴新芳:“我想重新定义红酒”

发布时间:2014-7-4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大学作为中国第一学府,不仅培养了大量专业人才,也“盛产”360行各类怪才:养猪的,卖肉、卖米粉的,串糖葫芦的,出家的…..还有一个酿酒的。
 
 
    “北大毕业的学生里,我大概算是第一个酿造本草红酒吧。”
 
 
    吴新芳,1990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毕业后的前十余年,曾从事过政策研究、外贸、图书出版和医药营销工作,这个轨迹把他送到“有钱人”的行列。
 
 
    “这些不过是一些谋生的职业而已”。已经赚到钱的他偏偏对钱不以为然,每说道“钱”这个字似乎都是从他夹着香烟的嘴角撇出去的。北大人那种特有的清高还留在他骨子里。“酿本草红酒可能是我一辈子要干的事情。我的使命就是想要重新定义红酒,让红酒‘中国化’。”
 
 
    红酒发展问题出在了“老根”上
 

    清高归清高,毕竟酿酒是个买卖。买卖就要考虑好未来和前景,吴新芳时刻关注着市场情况。上海关区是我国主要的葡萄酒进口地之一,据上海海关统计,今年前5个月,上海海关关区进口葡萄酒4575.9万升,较去年同期减少11.9%;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升49元人民币,同比下跌13.9%,“量减价跌”态势较为明显。
 
 
    此前,今年3月25日,《中国葡萄酒市场白皮书(2013—2014)》 显示:2013年中国葡萄酒消费总量较上年下降了2.2%。 《白皮书》称,2013年中国葡萄酒消费总量下降,是中国葡萄酒消费量10年来首次下降。
 
 
    眼下白酒市场不景气,红酒不但没能弯道超车,反而市场也跟着“掉链子”,也有媒体报道,酒庄的投资热度也在降温。
 
 
    “红酒市场的困难是暂时的,中国红酒消费上升的态势已经启动,这是社会经济发展和健康意识增强大背景下的必然之路。”吴新芳对红酒市场的变化有自己的看法:“政策性卡掉了一些三公消费,使得一些特殊渠道的销量萎缩,这也我们看清楚了红酒市场的真实一面,但是,中国红酒行业的发展应该说是老根上的问题。”
 
 
    为何这样说呢?“中国红酒发展与西方差距甚大,品种、风土、种植、酿造、销售,无一不是模仿秀。产业发展结构缺少应有的制衡,红酒消费需求被中国的酒文化所抑制。在中国,红酒消费整体还是时尚和高端的形式,这与中国红酒产业难以提供物美价廉的红酒产品息息相关。现在,进口红酒达到了千亿的规模,占国内红酒消费总量的30%,面对激烈的全球红酒竞争,中国红酒发展不谋求改变的话,早晚会成为一个很烂的畸形的市场。红酒能不能中国化?中国红酒发展要考虑对接中国消费者和中国文化的地气。”
 

    “中国化”的答案在老祖宗那儿
 

    红酒中国化道路怎么走? 答案在老祖宗那里,路径就是两个字:“养生”。
 
 
    “红酒有养生的本性,中国人更多的是从这个视角去看红酒,强化中国老祖宗文化对养生的认知,让红酒与中国几千年养生本草结合起来,去提高、改良红酒,创造更为丰富的味蕾体验。”吴新芳正是从这个入口走进自己的红酒世界。
 
 
    “涉足红酒纯粹是个机缘。”  
 
 
    走出校门十数年,社会磨砺跌宕。2006年,吴新芳隐身闹市,在北京东直门附近的一间办公室里,抛开都市的喧嚣,开始埋头研读由著名医学家、科学院院士陈可冀先生主编和整理的《清宫医案研究》。吴新芳认为,保存最为完整的清宫医案中蕴藏了古代医家的养生保健智慧,很值得深度挖掘。在厚厚的四大卷文献中,他发现了一条纪录:雍正十一年(1733年)七月初六,罗怀中将三种“西洋葡萄药酒”以及说贴作为御品,呈献给雍正皇帝。
 
 
    罗怀中是谁?为什么要献“西洋葡萄药酒”?“西洋葡萄药酒”比宫廷养生御酒好吗?这一个个悬疑把吴新芳带入红酒的世界。 
 
 
    吴新芳考证:罗怀中是天主教传教士,是服务于康熙和雍正两代皇帝的“扈从医师”并被准许“内廷行走”,他来自意大利那不勒斯,曾经是当地的著名外科医生和药剂师。

 
    吴新芳介绍说,在欧洲,天主教传教士既懂医学,又擅长酿造葡萄酒。到了罗怀中所处的18世纪,欧洲各地,已经有了多种草本配制的葡萄酒,满足人们对酒的需求,也满足了健康的需求。
 
 
    “为什么不可以超越传统药酒的制备方法,开发一种口味好、有功效的新型本草红酒呢?”,“我们耳熟能详的白酒药酒都有哪些局限?”,“应该站在何种高度才能制备出无与伦比的美味养生佳酿呢?”这一系列的疑问,成为吴新芳拷问的问题。
 
 
    “将西方的干红与中国的养生本草相结合,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境界,奉献完美的口感,蕴含强身健体的功能,走出自己的路,给中国的酒文化一种新的诠释,促进和丰富中国酒业的升级换代。”吴新芳给自己新的跨界创业一个足够堂皇的“理由”和高大上的“境界”,这渐渐成为他的信仰。
 
 
    “要想干成一件事情,需要初恋般的感觉和宗教般的意志,面对如此博大的本草文化和红酒文化,我真的有点走不出来了。”从2007年开始,吴新芳便带着他的“本草养生红酒”的梦想,开启了中国特色“本草干红”的探索。 
 
 
    “把养生本草融入了舶来品的干红中,红酒为‘表’,养生为‘里’,如同‘西学为体、中学为用’,从里到外都给人们带来享受,你能不为这样一个跨行业和跨文化的创造而兴奋吗?!” 
 
 
    在中国,选择白酒或黄酒为基酒,与中草药相结合,有几千年的历史传承。但是这些药酒在吴新芳看来缺陷很大。“我们传统的药酒,38度以上,草药味十足口感不好,还有用糖来中和遮盖药味的,甜了,不健康。所配药材多为热性的,既不适合大多数人服用,服用季节上也有局限。”
“不能把消费者当成医学专家,也不能把消费者当成傻瓜。我们需要真正为消费者着想,所开发的产品一定要最大限度考虑消费者利益”。吴新芳说,他之所以非常看好百利生本草红酒的未来,最大的信心来自产品本身,他认为,在口感和对消费者赋予的养生保健价值上,百利生本草红酒是对中国传统药酒的一种超越。
 
 
    “为什么曾经轰动欧洲的草本利口酒现在成为小众酒了呢?”吴新芳认为,“西方用葡萄的蒸馏酒和草药配制的利口酒都甜,糖已经成为危害人们健康的杀手,人们健康意识增强了,不好的产品要被抛弃。我们之所以选择干红葡萄酒来制备,除了酒精度低,就是含糖低,每升含量不超过4克,这比无糖食品的标准还低1克,而我们的本草红酒与西方草本利口酒比较,除了糖份含量很低之外,我们配制的草药,是有中华传统医学的理论支撑,也有现代医学的功效验证。”吴新芳认为,从健康角度看,本草红酒也是对西方草药配制型葡萄酒的一种超越,是红酒在中国本土文化土壤里的再造和重生。
 

    中国红酒的一张新名片 
 

    吴新芳深信他的百利生体现着深刻的“大美圆融”精髓,既体现干红葡萄酒优雅美味这一脉,又要传承本草养生这一支。吴新芳说,“草药和红酒在很多人看来是冲突的,这是认识的偏见,如果是冲突的,两三百年前西方人也不会去配制可口的草本利口酒了,在西方人眼里,植物是馨香的。中国人感觉很冲突,是基于我们对常见的煎药和熬药认识,以及我们很多时候还要忍受中草药的苦味。但是,现代的制药工艺,可以提供不损害药性的褪色脱味技术”。 
 
 
    “干红葡萄酒与草药提纯精华的融合,是一种微发酵的过程,与红酒酿造中的熟化过程非常相似,草药提纯物参与了这个微发酵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圆融,这也是百利生的技术核心。”
 
与法国驻华大师白林女士合影
 
    (与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合影

    百利生的工艺特点是“冰点融酿”,并获得了国家三项技术专利。“冰点融酿”就是将中草药的药物精华与进口的高品质干红葡萄酒汁,在密闭的零摄氏度左右的条件下,进行长达28 天的缓慢搅拌和沉置,使两者的有机物质充分浸润,完美融合,最大限度地保证干红和天然本草精华的活性成分不被破坏。之后,还需要放置在橡木桶或酒瓶中继续窖藏12个月,最终,平衡稳定地呈现出百利生本草干红的风味特点。

 
    古话说“医治百人,药不治百病”,百利生本草红酒将关注健康养生视为产品的核心,那么,百利生是如何处理这款酒品与不同体质的消费者的适用关系呢?吴新芳说,组方研究要解决这个问题。百利生组织了国内的方剂学者,对数十种名方验方进行了筛选研究。“筛选方剂的原则很简单,一是组方配伍要从中医养生的根本出发,以养五脏、补气血、通经络为研究方向,这个产品是滋补养生品,本品不能替代药物,从而使得百利生本草红酒有了较为广泛的适应人群。二是所选用的药材以药性平和为重点,适应不同的地域和不同的季节可以适用本产品;第三,所选用的药材其本身的颜色气味不要与干红葡萄酒冲突。”
 
 
    中华医学认为“上医治未病”,百利生本草红酒的组方原则,着眼于人的机体的整体改善和提升。比如百利生牌杞红葡萄酒,成分是红花灵芝和枸杞子,都是性平之药,亦补亦通,滋而不腻,达到增强免疫力、缓解疲劳的功效。如此看来,面对众多的消费者,百利生则组方配伍也是在践行了“圆融”的产品理念。
 
 
    百利生又是如何选择干红葡萄酒呢?吴新芳说,“选红酒也有三项原则。其一,选营养成分含量大的酒。赤霞珠、西拉和黑皮诺等这些葡萄品种中原花青素和白藜芦醇的含量较高,我们就从这些品种中选;另外,不同的土壤条件影响了葡萄酒中矿物质和微量元素的含量,火山灰土质的葡萄含量明显最好,我们就选火山灰土质的葡萄酒;其二,选新酒。我们发现,新酒在与本草配制之后,呈现的口味风格相比陈酒强烈,我们就选三年之内的新酒。第三,选人。我们从世界主要葡萄酒产区直接进口干红原汁,选择与诚信的葡萄酒供应商合作,我们相信,在食品制造行业,诚信是立业之本。”

 
    百利生杞红葡萄酒的品质如何?吴新芳提供了一组数据:2012年12月,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对百利生本草干红生产工艺的稳定性进行了一次红外光谱实验,检测报告显示,两个批次中的多糖类物质存在的位置以及强度比较相似,其相似度达到93%。2013年7月,来自北京市药检所和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第三方抽检结果表明,百利生本草干红所含的功能性“标的物”——多糖含量指标,是国家质量标准的两倍,也就是说,百利生本草干红中含有较多的健康营养物质。同时,百利生本草干红在重金属指标和有害菌群等指标上,检测数据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十分之一和百分之一。
 
 
    七年磨一剑,吴新芳在2012年向市场推出了他的“百利生”。 2013年夏天,在北京Top Wine China国际红酒展上,来自法国罗纳河谷产区的著名酿酒师Jerome  Mancosu先生第一次品尝到了百利生本草干红。他对这款中西合璧的“葡萄药酒”赞赏有加,还特意要求把百利生本草干红带回法国供同行品尝。不久,法国葡萄酒同行发来邮件,评价如下:“法国人在品尝时深感惊讶。这款本草干红拥有非常漂亮的酒色,良好的不透明度,良好的香气强度,轻微的水果和植物香料的味道,回味悠长,赤霞珠的香气涵盖枸杞的香气,葡萄的味道很明显。”
 
与法国Jerome  Mancosu先生合影
 
(与法国Jerome  Mancosu先生合影) 
 

    德国籍的Heike Schmidt 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驻华女记者,在品尝和了解百利生本草干红后,她认为这是“葡萄酒中国化”的最彻底的有益尝试。 
 
 
    “最先给我们信心的是外国人。”吴新芳说,很多外国朋友很认同中草药的天然和健康,他们觉得本草是中国的国宝,他们也很认同“百利生本草红酒”的口感风味,他们认为这种将本草与红酒融酿的作法是一个非凡的创意。
 
 
    “这是一个更养生的干红。”当被问到凭什么对百利生本草红酒如此自信的时候,吴新芳给出了两个理由。“养生红酒接中国消费者的地气只是理由之一,另外,百利生的核心团队多是名校科班毕业,一个好产品要能够把人性的光辉折射出去,产品才具有了生命力,这或许是食品制造行业的一条成功法则,消费者能够从产品中咂摸出百利生团队的滋味。”
 
 
    诚然,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或许,“本草红酒”是中国红酒一种可能的未来,或许,“百利生”可能成为中国红酒的一张名片。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