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葡萄酒趣闻抢先看

发布时间:2013-4-7  浏览次数:0次  文章来源:百利生

吉利的年份数字

主张“风土主义”的欧洲人,认为葡萄酒绝对是“靠天吃饭”,上帝给了一块好土壤,加上风和日丽,才能成就这一年的好酒。世界葡萄酒营销中,“好年份”意味着美酒甘醽。“好年份”意味着酒的色泽、香气和口感有杰出表现。穿梭于世界各地葡萄酒产区的品酒师们,需要熟知每个产区的风土情况、每个年份的气象情况,不断的品鉴,对哪个年份好、哪个年份差,并作出准确判断。

在普通人看来,葡萄美酒简直就是无法知道哪一个年份最为优秀的自然产物,然而,即便是欧洲崇尚“风土”的葡萄酒商家们,似乎有自己的合乎某种规律的葡萄酒年份的判断。

勃艮第葡萄酒庄协会发言人塞西勒?玛西奥德在评价2009年份勃艮第葡萄酒时指出:勃艮第的传奇总是出现在以“9”为尾数的年份,今年的品质可能是自1949年以来的又一次10年轮回。

著有《佳酿:50年品尝了3个世纪的酒》的英国佳士得拍卖行第一任葡萄酒鉴定专家麦克?布劳德班在评价2005年份波尔多葡萄酒时指出:“我惊人地发现,波尔多有太多绝佳的年份以及很多我偏爱的年份,都是以5为尾数的。”

如果说波尔多的幸运数字是“5”、勃艮第的幸运数字是“9”,那么,朗格多克?鲁西永产区的幸运数字是“8”。《酒器》杂志曾经在评价该产区2008年份白葡萄酒时指出:“有趣的是,这样的好年份似乎10年才会出现一次,之前是1978、1988、1998。”

南美洲的葡萄酒新秀智利则更绝,智利的葡萄酒商认为每个“奇数年”都是好年份!著有《智利葡萄酒》的英国酒评家彼得?理查兹在评价2007年的智利产区时说:“这是一个奇特的现象,近年来智利葡萄酒最好年份都出现在奇数年:1999、2001、2003、2005、2007。”

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北美洲的美国加州葡萄酒的最好年份,会不会都出现在偶数年?酒商们玩到这里,年份似乎已经变成一种数字游戏,中国本草养生红酒百利生的观点:给葡萄美酒赋予过多的注解可能都会变得有点无聊,人们在品鉴葡萄酒的同时,享受了丰富的葡萄酒文化,也包括享受了葡萄酒带给人们的健康享受。

葡萄酒的骨感

2006年11月,骨瘦如柴的21岁巴西模特儿Ana Carolina Reston死于神经性厌食症、肾功能不全症及败血症。法新社当时报导,她的BMI值是13.2,远低于正常的BMI值18.5-22.9。

BMI是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的缩写,是一个分析身高与体重比的计算值。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的平方(公尺)就可以得到BMI值。Ana Carolina Reston的体重39.1公斤,除以身高1.72公尺的平方,得出的BMI值就是13.2。

身高和体重的比值是一个人体健康的标准,巴西模特儿的悲剧让世界开始关心人们的健康比例关系,为此,于西班牙马德里时装周竟然宣布参赛模特儿选手BMI值低于18.5的不能参与时装走秀;按照西班牙时装界的标准,巴西模特儿Ana需要增重16公斤才能参加西班牙的时装秀。

葡萄酒有这样的BMI指标吗?什么才是葡萄酒的BMI值呢?葡萄酒是不是有自己的“健康美”标准呢?

从味觉的角度来分析,葡萄酒也有类似的身高体重指数,酒的酸味像身高,可以让酒的口感显得更尖锐与高挺;葡萄酒里的酒精、糖和甘油含量则类似体重,让口感有如往横向发展的体型,显得更加有份量。虽然葡萄酒的口感跟人的身体一样环肥燕瘦各有人爱,但是无论如何,至少都要在符合比例的范围之内。如果一瓶酒瘦到像Ana Carolina Reston或是胖到像Jon Brower Minnoch(身高185公分,体重635公斤),应该会过于酸瘦或甜腻到难以入口吧。(非常甜润的葡萄酒,如果酸味也多,一样可保持纤秾合度的均衡口感)

葡萄酒的BMI值就建立在葡萄酒的酸甜比之间。就像身体的比例一般,酸味很高的葡萄酒就像身高很高的人一样可以承载更多的体重。即使是非常甜润的葡萄酒,如果酸味也非常多,也一样可以保有秾纤合度般的标准身材。而如果酸味很多,酒精和糖份都很低,那就会变成像Ana  Carolina Reston的皮包骨了。如果酸味非常少,却又有非常多的甜味和酒精,那就难免要成为Jon Brower Minnoch再世了。

在法国,位置越偏北,气候越寒冷,所酿成的葡萄酒因为酸味高,酒精度低,越显得身材高瘦。香槟区是法国最北边的产区,第一次喝香槟酒的人都一定会对那慑人的酸味印象深刻。虽说酸味异常地高,而且有着让酸味加强的气泡,但是香槟却依然可以保存相当均衡迷人的曼妙口感,原因就在于瓶中二次发酵所增加的酒精,酵母在酒中水解产生的甘油与最后去酒渣封瓶前所添加的糖份,这些,都让原本应该是枯瘦如材的香槟增肥加肉,转化成成玉树临风般,让人百喝不厌的匀称身材。但是,酸味强劲的香槟基酒如果没有经过培养和添加糖份,便会变成细瘦的皮包骨口感)。

法国南部的天气热,当碰上特别炎热的年份,葡萄的酸味相当难保持,酒精飙高,酿成的酒常显得特别肥腴丰满。虽然有时会因为缺酸而肥态毕露,但还是有许多南部的红葡萄酒即使酸味不多,还是能够保有均衡的体态,其中的奥妙在于单宁。红酒才有的单宁,会让口水降低润滑度,产生收敛性,于是让红酒喝起来有涩涩的感觉,这些涩味可以替红酒在口感中建立起像骨架一般的支柱,让红酒更有弹性和韧性;即使有满身的脂肪也不会像融化的奶油球般摊塌成一片。因为涩味,红酒最均衡的BMI值变得更复杂有趣,除了讲究酸甜之间的纤秾合度,还要像盖房子一样有着稳固扎实的骨架和可以遮风挡雨的强健身体。也唯有这样的葡萄酒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慢慢地熟成出迷人的陈酒风味,也许,一瓶葡萄酒的“健康美”标准就在这里。

可口可乐葡萄酒

可口可乐来源于葡萄酒。在19世纪中期,“补酒”很受欢迎。这些酒经常会用一种叫古柯的南美植物的提取液来进行强化,人们知道南美洲的古柯是它作为可卡因的来源。在1863年,教皇里奥十三世为Vin Mariani的配方设计师Angelo Mariani颁发奖章;Vin  Mariani是一种当时在全世界数百万人饮用的古柯酒。维多利亚女王、托马斯•爱迪生、莎拉•伯恩哈特和儒勒•凡尔纳这些名人都是它的顾客。

在美国,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是,彭波顿的法国葡萄酒古柯饮料,是由约翰•彭波顿在亚特兰大生产出来的,当时在城市知识分子中有一批跟随着。在1885年,当地的“禁酒令”迫使彭波顿必须酿造不含酒精的饮料;他开始放弃之前使用的葡萄酒原汁,以使得饮料不含有酒精,并使用来自南非的富含咖啡因的可乐果,这样就有了可口可乐的诞生。

本草养生葡萄酒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雍正起居注解》,是一本专门记载雍正日常活动的薄册,具有非常翔实和非常高的史料价值。其中的一条记载,吸引我们去探究西洋葡萄酒与皇家养生的一次亲密接触。

雍正十一年(1733)七月初六日,太医院的洋御医罗怀中(Giuseppe Da Costa,1679-1747)呈献给雍正皇帝三种“西洋葡萄药酒”以及配方说帖,这三种植物配方的药酒分别是:“罗斯马丽诺葡萄药酒”、“肉桂葡萄药酒”和“桃仁葡萄药酒”。罗怀中在说帖中详细说明了这些植物配方葡萄药酒的草药用法用量以及制备方法。

罗怀中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给雍正皇帝进献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过的用本草浸泡的西洋葡萄酒呢?“博学可比翰林,论禅堪比宗师”的千古一帝雍正看得上这个葡萄药酒吗?这条看上去近乎平常琐事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宫廷密事?

罗怀中、郎世宁等人是留在北京服务皇室的传教士,罗怀中各有所长,且在康熙时代就被皇家所用,雍正的禁教不单纯是让他们在京城的日子艰难起来,对传教事业的忧虑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痛。留下来的传教士被限制在北京一地,禁止公开传教,使命不得伸张,精神倍感压抑,“愈显主荣”的心结一直在寻找着机缘去绽放。为了给教会争取一个更宽松的环境,也为了已延续两百年的传教事业不至于彻底崩盘,仍然有机会接近雍正皇帝的罗怀中干了一件取悦皇帝的事,就是为当时深陷“养生续命”念头的雍正皇帝制备了源于本草的《西洋葡萄药酒》,史载,进大补。

雍正八年(1730)的春天,雍正皇帝闹了一场大病。为了治病,他命令搜求名医和精于修炼的术士,后来便和道士们打得火热。

面对痴迷于丹药、身体已经虚亏的雍正皇帝,罗怀中应该是看出了这种服食丹药养生的危害,那么说,罗怀中给雍正皇帝进献葡萄药酒这件事,已经远远不是当作一件单纯取悦皇帝的事情了。

“炼丹”是用铅砂中混合了一些药材,但是,当时的技术,并不能给出确切的重金属危害的警示;罗怀中利用御药房保存的西洋葡萄酒,融合了皇家养生信服的“药补”,制备“西洋葡萄药酒”,罗怀中知道这个比丹药要靠谱得多,这是罗怀中对雍正皇帝的赤胆忠心,也是能够满足雍正皇帝养生续命需求的良药。罗怀中创制本草养身葡萄酒,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被解读为“拯救传教活动和拯救雍正虚亏的身体”的梦幻之作、理想之作。

280年前罗怀中殚精竭虑在中国的本草中融合了传教士的使命信念,融合了欧洲文明中的葡萄酒情怀,融合了当时上层社会的时尚需求,也强化了葡萄酒进补养生的属性。

280年以前发生的这个事件,无疑是传教史、东西方医学交流史、东西方养生文化史上一个有趣的,却又被完全忽略的事件。

罗怀中独辟蹊径,创造出的本草配方的养生葡萄酒,可以说,是东方皇家养生底蕴和西方科学探索精神交融的产物,东西交融成就了旷世奇品,在葡萄酒和中草药的圆融之中,还有那份东西方文化中都具有的浓重的生命关照的情怀,也是传教士罗怀中作为清朝“外臣”的普世情怀和历史的荣耀;

今天,百利生本草养生干红已经在中国引起不小的关注,“世界品质,中国功夫”成为百利生本草干红最完美的产品注解,本草干红的问世,将葡萄酒的味蕾享受与健康享受融为一体,成为具有中国元素的新式葡萄酒。

葡萄酒的瓶塞

葡萄酒的酒瓶使用的软木塞绝大部分是由在葡萄牙(Portugal)收割的软木制成的。世界上有220万英亩的软质橡木林;其中的33%位于葡萄牙(Portugal)。软木是最为环保的瓶塞材料;软木可生长200年;在树龄达到25岁之后,就可以每九年收割一次。在软木塞之前,在人们使用油中浸过的布片来做瓶塞。

然而,目前,全球葡萄酒行业的瓶塞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以美国为例,在美国整个葡萄酒产业中,已经有将近一半的企业弃用了传统的软木瓶塞,代之以“高分子瓶塞”,这是一个世界的潮流。

那么,在葡萄酒行业中一直占有霸主地位的软木塞,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连一些历史悠久、工艺传统的葡萄酒庄也开始舍弃传统的软木瓶塞呢?精美、天然、带有浓郁的橡木香气的软木塞真的会退出历史舞台吗?

挑战两百多年软木塞霸主地位的,与其说是“高分子瓶塞”,不如说是一直存在于木塞本身的一些缺陷。

所有的天然木塞都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污染、断裂、透氧不好等一系列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而木塞本身的这些问题,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找到问题症结——附着在木塞上的真菌会分泌少量的甲基化合物,其中有一种叫TCA,正是它污染了软木、木桶,从而造成葡萄酒无法饮用。

少量的TCA甲基化合物会给红酒经销商带来一些不愉快,据统计,在美国每年因为木塞污染而退回的葡萄酒竟达到10%,高昂的退货成本,以及因此而毁坏的葡萄美酒,真是一大烦心事情。

专家们一直在寻找更为有效的瓶储方式。科技的发展促使人们认识到,“高分子瓶塞”不但可以彻底解决“瓶塞污染”的问题,在“氧管理”方面也非常卓越。

所谓的“氧管理”指的是高分子瓶塞所使用的材料可以对葡萄酒瓶内的“透氧率”进行控制,从而保证葡萄酒的风味以及瓶储的安全性。

诺玛科”高分子瓶塞目前是世界销量第一的葡萄酒瓶塞品牌,纽约时报曾以“颠覆两百年木塞历史”的标题报道了这个产品。高分子瓶塞诺玛科以“零污染”和“氧管理”两项指标,不断占据高端红酒瓶塞市场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趋势。

 

欢迎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yshong.cn/news/201304071543.html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