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花青素:20世纪伟大的医学发现_百利生本草干红官网

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葡萄的营养价值

原花青素:20世纪伟大的医学发现

发布时间:2014-8-7  浏览次数:0 文章来源:百利生  
    1534—1535年的冬天,有一队法国人在现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的圣劳伦斯河中航行探险,因为时值寒冬,河水结冰,船队被困,船员们依托船上蕴藏的干粮为生,吃不就任何新鲜蔬菜,没过多久。船员们就发现他们的身体莫明其妙地变得瘦弱了,其中有些人甚至涌现了害怕的病症:关节疼痛,皮肤涌现巨大红褐色雀斑,牙龈肿胀溃烂、牙齿松动脱落等。不久,一些体质较弱的人死去了,害怕覆盖着全部船队。当时髦没有人晓得这就是被后人称为的“坏血病”,也没有人晓得只需人体摄入的维生素C量不足就会导致这种病。
 

    事实上,16世纪的远洋探险队员们中有许多人因患坏血病而客死异乡。然而这些法国人是幸运的,他们谈到一个印地安土著人,并从此人身上获得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那就是将当地的一种松树的树皮和松针捣碎熬汤,此后将汤喝下,剩余的残渣涂敷在患病的关节处,法国人终于幸免于难,心有余悸的探险队队长将这段害怕的经历细腻地记录在他的探险日志中。船长的本意是要告诉他国内的同胞们探险美洲的艰辛,然而他万没想到,他的日志启发了许多后来的科学家。维生素C的发现与此有关,而最为重要的是到了20世纪4O年代,法国科学家马斯魁勒博士受之启发,发现了抗氧化剂—OPC的第一个可用于商业生产的资源—松树皮。

 
    20世纪20年代,匈牙和伟大的科学家AlbertSzent—Gyorgy博士发现了维生素C,并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被世人尊称为维生素C之父,因为维生素C可针对性地治疗坏血病。因此开端时维生素C被形象地称为抗坏血酸,不久加拿大的科学家成功的从实验室里合成出了维生素C。
 

    AlbertSzent—Gyorgy博士的维生素C是从植物中提取而得的。相对于合成的维生素C来说,从植物中提取的维生素C的纯度不高,被人们戏称为“精品”维生素C,而合成的难生素C则是100%的纯度,人们想当然地推论合成维生素C对坏血病的治疗作用应强于所谓的“粗品”维生素C。然而实验的结果却正好相反,合成的验生素C几乎没有抗坏血病的效果。这一结果使AlbertSzent—Gyorgy博士深信提取的维生素C中另外还含有一种物质,该物质与维生素C协同对抗环血病。AlbertSzent—Gyorgy博士研究的结果是一种叫做黄酮的化学物质,因为这种物质能够下降血管的浸透性(Permeability)。依据维生素C的的命名原则,AlbertSzent—Gvorgy博士将其命名为维生素P。遗憾的是因为当时的分别技巧,AlbertSzent—Gyorgy博士并没有真正的分别出“维生素C的伴同剂”,而天然界黄酮品种很多,其余人用另一种黄酮则反复不出AlbertSzent—Gyorgy博士的实验结果,并且因为未分别出“真正的维生素P”。因此也无法判别人体缺少它时是否“真的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功能”,而这是断定一种物质是否真的属于维生素的标准。这样,“维生素C之父”的“二公子’维生素P未得到世人的认可。
 

    1950年,美国的FDA断定维生素P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宣告撤消。这样,维生素P终于被“判了死刑”,然而这一切没有否定“维生素C伴同剂”的存在,最终促成这一课题的是法国科学家马斯魁勒博士。
 

    二战后的法国,物资极度匮乏。为了解决畜生的饲料问题,法国农业部决定将花生的下脚料利用起来,这其中包括花生皮和花生仁的包衣。但法国农民抱怨说他们的畜生并不喜欢吃这种饲料,农业部的官员们想晓得“法国的畜生为什么如此的挑食,是否是因为花生皮或花生仁的包衣中含有什么有毒物质?”
 

    农业部将这一研究课题拜托给法国科学院,科学院将这一课题拜托给法国波尔多大学的研究生院,最后这一责任落在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身上—一他就是当时正在波尔多大学研究生学院做博士论文研究的年仅25岁的马斯魁勒,他出色地完成了责任,他首先证实这种饲料没有任何毒性,此后推断说,畜生们之所以不喜欢吃是因为在花生仁的包衣中含有一种此前还未被人分别鉴定过的物质:黄酮类化合物原青花素(英文缩写OPC)。这种物质的味道十分的苦涩。至此,应该说法国农业部的疑问已经被完全澄清了。然而马斯魁勒并没有就此终止研究,因为他在实验中发现一个有趣的景象:当把花生的包衣中提取的OPC喂巩固验动物时,动物的血管强度在短时间内就能够提高一倍,血管的浸透性显然下降;用患水肿的老鼠做实验,水肿的症状可得到显然改良。他把这一实验结果报告给他的导师—研究生院的院长。院长对此也很感兴致,因为当时院长的夫人正怀有身孕,像许多孕妇一样,正经受前水肿的煎熬,腿肿的几乎无法走路。“既然马斯魁勒证实是无毒的”,院长想,“我何不在夫人身上试试呢?”结果,院长的夫人成为了第一个OPC的受益人,没用多久,她的肿胀的腿就完全恢复了,这证实OPC是效果显然的血管加强迫。从此开端,马斯魁勒将其毕生投入到对OPC的研究开发上了。
 

    随后,马斯魁勤延续证实OPC是广泛存在于植物界的一种物质,具备极强的抗氧化性,一股只存在于果实的皮及植物的木实部。其作用足能够保护植物中易氧化的成分,如花生仁中的油脂。但因为通常含量都很低,固然已证实了它可用于调节血管机能,但无法用于大范围的商业生产而失去实际意义。
 

    若干年后,马斯魁勒偶尔读到了一本有关JacquerCarter美洲探险的书,懂得到了发生在400多年前的那件事,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是:解救了船长的松树皮中除了含有维生素C外,很可能还若有OPC。花生仁包衣中的OPC可保护花生仁中的油脂不被氧化糜烂,松树中也有大批的松脂,从这一点看,每一棵松树就是一粒“巨大的花生”。激动不已的马斯魁勒亲自去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地区进行研究,结果证实了他的推想:松树皮提取物除维生素C外,确实还有“维生素C伴同剂OPC”,它们二者协同对付坏血病,OPC的作用之一就是保护维生素C在达到有效部位之前不被氧化失活,这就是有人也将OPC称为维生克C增效剂的起因。
 

    以后不久,马斯魁勒又发现法国海岸的松树皮中也含有大批的OPC。这一发现的意义在于找到宽大批的提取OPC的新资源。此时是50年代。不久,松树皮提取物(其中约85%的OPC)在法国被注册为药物,其商品名为Pycnogenol,用于提高血管的抵挡力,下降毛细血管的脆性和通透性。这是OPC的第一个明白适应症。在随后的实际运用中,欧洲的医生们从他们的病人所反馈的信息中获得,OPC的功能并不仅仅局限血管系统疾病,它对诸如花粉过敏、关节炎、胃溃疡等疾病同样也具备显然的疗效。

 
    20世纪70年代,马斯魁勒又发现了获得OPC的另一个更好的资源—葡萄籽。用葡萄籽提取的OPC含量高达95%,并且他还用葡萄籽中的OPC系统地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如生物利用度实验、毒性实验、三致实验(致畸、致癌、致突变)等,这一切都是为了将OPC打入美国市场。
 

    20世纪80年代,自由基对健康的影响日益为人们所认识。因为OPC具备强烈的抗氧化作用,而自由基也是经过氧化损害来损害健康的,马斯魁勒做了OPC的自由基消除活性实验,证实OPC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强效的自由基消除剂,其抗自由基氧化能力是维生素C的20倍、维生素E的50倍,尤其是体内活性,更是其余抗氧化剂无法比拟的。
 

    1986年。马斯魁勒就OPC的自由基消除剂功能否美国申请了专利,OPC作为一种抗氧化功能食品正式进入美国市场。因为不再受作为药物时需有明白适应症的制约,OPC基于消除体内自由某的效果,其运用范田越来越大,实验运用证实,目前已发现OPC对近70多种疾病具备直接或间接的预防和治疗作用。
 
 温馨提示:选购红酒下方向左点,查看更多红酒知识下方向右点
 选购养生红酒学习更多红酒知识
Tag标签: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阅读

 
 
 
*评论人:
*评论内容: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