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进口葡萄酒品牌

意大利的Barolo红葡萄酒,名门末路?

发布时间:2014-9-16  浏览次数:0 文章来源:百利生  

    Barolo还算是意大利最伟大的葡萄酒吗?我自问了很多遍,但这个问题就像是“有没有上帝”这样见仁见智。曾几何时,连法国人都将Barolo誉为“葡萄酒之王”。几个世纪过去了,今天的Barolo已经面目全非,不要说和二百年前的Barolo相比,今天的Barolo进化得和二十年前也没什么相似之处了。


    这个过程就像一场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战争。法国橡木桶、螺旋发酵桶……当然少不了赤霞珠,Ba rolo被现代化装备全副武装。充满现代主义意识的酿酒师们将Barolo酿造得更“时尚”,甚至有人说是他们将Barolo酿造得更好了。而对于古典主义者来说,Barolo的酿造是永远不变的:葡萄选用薄皮、高酸、单宁丰富的土生内比奥罗、在斯洛文尼亚橡木桶中长时间陈化……这种工艺的起源要追溯到十九世纪中叶了,法国人Louis Oudart来到了皮埃蒙特,当时的Barolo还是一种简单、粗鄙的甜葡萄酒。当地一个叫Marchesa的贵妇人觉得本地应该能酿出既高贵又有地方风味的红葡萄酒,而且认定只有法国酿酒师才能肩负这个使命,这时Oudart进入了她的视野。Oudart不负众望,酿出了皮埃蒙特产区独一无二的美酒,后来其酿造工艺被该地区其他酿酒师纷纷效仿,也培养了一批死忠的葡萄酒迷,其中最著名的就是Vittorio Emanuele二世,这位意大利统一之后的第一位皇帝把Barolo定为国宴用酒。


    人们今天还在用Oudart的方法酿葡萄酒,瓶中还有那优雅的,带有些樱桃、松露、泥土、玫瑰,甚至是柏油的香气,酸度超高、单宁厚重,需要在桶中和瓶中陈化多年才适饮,但奇妙的是,酒体颜色却是淡淡的。法律规定,Barolo最少要陈化三年(其中在桶里至少陈化两年),而在实际酿造中,Barolo往往会被陈放更长的时间,尤其是在瓶中的岁月,正如著名的酿酒师Aldo Conterno所说,他的Barolo在装瓶时根本就没法喝。


    而现代主义者恰恰诟病的就是这一点,他们看来,在全球日益火爆的葡萄酒市场里,这会大大影响Barolo的销售,你如何对购买Barolo的消费者说:“请您买回家放十年到二十年后再喝!”就算消费者真的这样做,他在十年后虔诚地打开酒后发现单宁依然不够柔和,但果香全无之后会是多么愤恨(当然这种情况是少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酿酒师Luciano Sandrone和Paolo Scavino率先吸收了其他地区酿酒师的某些工艺,比如缩短葡萄浸泡的时间(这样能减少葡萄酒里单宁含量)、旋转式发酵、以及使用比斯洛文尼亚木桶更小的法国橡木桶陈化的方法。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人们可以趁Barolo还“年轻”的时候就尽情享用它,甚至是还没装瓶的时候。但Barolo的个性却丧失殆尽:优雅的酒体结构、强劲的单宁和与众不同的酒香……完全找不到了!这些现代化的Barolo和其他地区的葡萄酒比起来没什么特点,一样的法国橡木桶的香气、口感很舒服,但没有“底蕴”,“底蕴”这个词是那些传统主义者经常用来形容Barolo的。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收藏Barolo的人大部分是男人,我说不出所以然,也许男人更喜欢单宁吧!


    还有人认为Barolo和勃艮第异曲同工。“Barolo就是意大利的勃艮第。”这种说法是有很多根据的,我只列举最重要的三点。第一、内比奥罗葡萄和黑品乐葡萄的皮都很薄,难于种植,聚敛香气的能力较弱;第二、这两个地区都有数不清的生产者和葡萄园,对人的记忆力是极大的挑战;第三、酒的质量两极分化严重,但质量差的并不便宜。很难说清内比奥罗葡萄和黑品乐葡萄有多少相似的地方,反正世界其他地方种这两种葡萄的都不多,归根结底是地域的复杂性造成的。Barolo和勃艮第产区内的土质和气候差异明显,很多人都说Barolo和勃艮第金丘的Terroir是非常近似的。


    不同的酿酒师、酒商、葡萄园会产生差异,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年份。我曾经尽可能地品尝各个酒园的不同年份的葡萄酒,我发现老年份的Barolo更像勃艮第,现在在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了,即便有也是价格不菲。我喝的最年轻的Barolo是2003年的,这一年的夏天,滚滚热浪席卷欧洲大陆。我想这种气候下的Barolo应该是比传统的Barolo更易饮,酒体和颜色也轻一些,但单宁还会那样强劲。我找朋友Kate一起来尝。“Barolo?是那种著名的意大利葡萄酒吗?”当我邀请她的时候,她兴奋得双眼放光。我对她这种兴奋是毫无感觉的,因为对于Kate这样业余的葡萄酒迷来说,“著名”其实仅仅意味着高价格罢了。


    我挑了5瓶2003年的Barolo,这里包括了现代派和传统派的大作。比如现代派的代表C a’Rome’ Vigna Cerretta,它是那么易饮,口感偏甜,果香浓郁,另一瓶Cascina Bongiovanni也充满了成熟水果的味道,一定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而Michele Chiarlo Cerequio,属于在传统和现代中挣扎的类型,酒体有深度、复杂性,但酒的颜色不够鲜亮,尽管Barolo从来就不是深红色的葡萄酒。Vietti Lazzarito Castiglione


    Falletto 和Marcarini也是非常出色的,但这两瓶传统工艺酿造的Barolo并不会让世人爱不释口,因为酒体结构过于紧密、单宁厚重、而且果香的匮乏让酒显得很寡淡。


    我发现Kate一直眼瞟着一瓶2005年的澳大利亚产赤霞珠葡萄酒,我便替这两瓶Barolo辩解道:“这两瓶酒还太年轻,现在喝不是时候。”Kate皱着眉头问:“什么时候喝合适呢?”我从她的语气里分明听出了那句潜台词:“不能喝你带它们来干什么?”现在的Barolo葡萄酒并不是都有“底蕴”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Barolo不能和乌泱乌泱的一群人一起品。所以,我决定自己喝其他的。


    现代派酿酒师Luciano Sandrone到曼哈顿推广2003年的Barolo时,我问他现在喝哪个年份的Barolo最合适,他给出的答案是1996年。他说得没错,至少他的2003年目前喝起来还是非常年轻。这时,我看到了我的朋友Scott Manlin,他是芝加哥的葡萄酒收藏家,几周前刚刚打开了一瓶Sandrone最为得意的Sandrone Cannubi Boschis 1997,于是,我便对Sandrone说:“你觉得1997年怎样?我的朋友Scott说这个年份非常好。”其实Scott当时说的是:“这果汁真棒!”不过,这对于Sandrone来说不啻于是一种赞赏。而Sandrone回答道:“嗯,1997可以喝了。”


    Scott开始向我发问:“你为什喜欢Barolo?Barolo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单宁?”我耐心地回答到:“Barolo是伟大的葡萄酒,但却很少有人了解它,了解这个产区。Barolo不应该是加州那种以果香为主的葡萄酒。至于我为什么喜欢它……打比方说,我只喝黑咖啡,是因为我是个口味重的人,所以我喜欢的葡萄酒也应该是口感重的,而我喝Barolo的时候,确实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就会喜欢Barolo。”


    也许,对于Barolo,最安全、最理想的办法就是从最好的酒园那里购买优秀的老年份来喝,剩下的事情就是求上帝保佑它足够成熟了。大家都比较认同这个观点。我后来买Barolo的时候都要1989或是1990的。有一次我们在ITrulli餐厅聚会,Scott拿来的是一瓶1989年的Conterno Cascina Francia,属于经典的传统派Barolo。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瓶酒已经有些衰老了,虽然还能喝,但酒体明显缺乏活力、口感都有些萎缩了,丝毫没有果香的痕迹,尽管单宁依旧强劲。接下来是我带来的1990年Mascarello Monprivato 和1990年Bruno Giacosa Falletto,它们可算是最伟大的Barolo了。尝过后,虽然不似Conterno那般老化,但仍显徒有虚名。Giacosa酒体结实,有泥土的气息,单宁显得过重,而Mascrello的口感浓厚,有些许果香,都算不上伟大的葡萄酒。最后两瓶都是现代派的,1989年的Paolo Scavino和Cannubi Boschis。前者非常优雅、年轻、明快,酸度很高,有很强的陈年能力。后者很成熟、厚重、单宁和果香的平衡不错,算得上是伟大的葡萄酒。Scott甚至说:“这瓶酒比得上我酒窖里最好的Barolo了。”


    喝了、说了这么多Barolo,那么结论是什么呢?以我个人来讲,Sandrone的Barolo让我印象最深刻。其他酒都不算完美,有些很美味、果香馥郁,但单宁不够优雅。有些伟大的酒园让人失望,反而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酒园大出风头,而无论是现代派还是传统派,酒不到年头最好别喝。我承认我喝的Barolo只是沧海一粟。人们选酒还是要看生产者和年份的。但无论如何,对于一种伟大的葡萄酒来说,同质化是非常致命的。勃艮第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就是避免了同质化。换言之,伟大的同质化葡萄酒也是一种风险,而不是保证,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对生产者来说。

 
 温馨提示:选购红酒下方向左点,查看更多红酒知识下方向右点
 选购养生红酒学习更多红酒知识
Tag标签:意大利葡萄酒


 
 
 
*评论人:
*评论内容: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