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生本草干红,让红酒走向养生的专业养生红酒品牌

百利生

十家名头最响的南非酒庄

发布时间:2014-6-25  浏览次数:0 文章来源:百利生  
    素有“彩虹国度”之称的南非是世界六大葡萄酒产国之一。在所谓新旧世界的划分中有些牵强的标记在新世界之列,很难想象这个貌似新兴的产酒国却有着长达三百多年的酿酒历史,最初的荷兰殖民者发觉了西开普敦地区的葡萄种植潜力,后来的欧洲各国移民沿着海风逶迤的西南海岸向内陆开拓。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努力今天的南非酒业生机勃勃,越来越多的优秀酒庄涌现而出,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十家名头最响的南非酒庄。
 
 
    Vergelegen(伐黑列亘酒庄)
    Stellenbosch地区

 
    若听南非人读“Vergelegen”,似乎能感受到那深喉处的慷慨激昂,清浊辅音的顿挫间扯落历史的一角。1700年,荷兰人Willem Adriaan van der Stel接替其父衣钵上任为开普敦都督,获封Somerset West地区三万公顷土地为其采邑,由于地处偏远,乘坐牛车三天方可到达,因而庄园被命名为“Vergelegen”(位于遥远的远方)。这位钟爱文艺复兴艺术的年轻都督运用自己的才学在短短四年间建造了一栋非常漂亮的巴洛克风格建筑,并在庄园内种植了50万株葡萄树和许多名目繁多的林木,他还让人挖沟渠,建水库,设立畜牧站,使得Vergelegen成为同时代最有影响力也是最先进的庄园。可惜好景不长,一封多人签名的诉状结束他的南非生涯,对于事件本身,有的说是Van der Stel利用他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职责之便大建府邸满足私欲,遭到其他白人的抗议;也有的说是他的成功和学识被周围人嫉妒,时至荷兰和法国交战之际,唯恐后院失火的当局只得解职他。然而,撇去政治和不再重要的真相,Van der Stel在农业、园艺和建筑方面的学识远见常常得到后人的赞赏。庄园在之后的岁月几经专卖,老楼拆了又盖,葡萄园拨了又栽。Vergelegen作为一个酒庄(而非庄园)成功面世是在Anglo-American公司接手之后(1987年)。现已跻身“世界百大酒庄之列”,旗舰酒款是以“V”和“G.V.B”命名的红白波尔多混酿。1990年,曼德拉出狱后在Vergelegen酒庄召开了第一次南非国会,选举为总统;酒庄还先后在1995年、1998年接待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以及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等。
 

    Boekenhoutskloof (布肯霍斯克鲁夫酒庄)
    Paarl 地区
 

    Boekenhout(发音:Book-n-Howed )是开普敦当地的一种土著山毛榉,酒庄的全名意为“长有山毛榉的山涧”。这种林木可用于制作上乘家具,故而,酒庄的酒标是七把18世纪时期的椅子,每一把都使用纯天然的Boekenhout做成,并且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和特点,以此纪念早前工匠的高超技艺,并希望这种匠心精神可以传递到葡萄酒的酿造当中。这家位于Franschhoek valley 尽头的酒庄创建于1776年,属于南非酒庄中的祖师爷辈,现任庄主兼首席酿酒师Marc Kent在1993年入驻酒庄,他本人是一个用情至深的设拉子粉丝,偏好法国新橡木桶,又带有十足的罗纳河混酿情节,这一点从他的成名之作Chocolate Block上可见一斑。
 

    The Sadie Family(赛蒂家族酒庄 )
    Swartland 地区
 

    酒庄的知名酒款Columella和Palladius是南非最顶级的膜拜酒(产量稀少且很昂贵的酒款),背后的酿酒师Eden Sadie是南非最有影响力也是最炙手可热的新生代酿酒师,被业内人士描述为“enfant terrible”(令人头疼的天才)。这位曾经的冲浪运动员多年前被一瓶1978年的Chateau Rayas白葡萄酒感动的天火乱坠,因而展开了对教皇新堡红白葡萄酒混酿的追逐。他在1999年携手自家兄妹建立了只有他们三个人的The Sadie Family酒庄,当时条件刻苦,他只能厚着脸皮去借用别家酒庄的设备工作。Columella由设拉子和慕合怀特组成,首个年份(2000年)只有17桶,两年后出产了使用多种教皇新堡白葡萄品种混酿而成的Palladius,随后很快这两款酒都获得了诸多酒评家的赞赏和追捧。如果说Fairview酒庄的Charles Back点燃了Swartland地区的葡萄酒火炬,那么现在这个火炬的领跑者无疑是Edie Sadie。
 

    Rustenberg(勒斯滕堡酒庄)
    Stellenbosch地区
 

    南非最古老的酒庄之一,葡萄种植历史可追溯到1682年,由一位来自莱茵的德国人创建。葡萄根瘤蚜虫袭击南非时,很多酒农因经济危机而破产,Rustenberg于1892年被最后一位开普敦总理John X Merriman(1841 -1926)购买,他与志同道合的姐夫Sir Jacob Barry使用美国的抗病菌砧木拯救了濒临灭绝的葡萄园。五十年后,Peter Barlow与妻子Pamela购买并合并早前曾被分割的Rustenberg酒庄,他们曾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学习过酿酒的儿子Simon自1987年开始执掌酒庄,迄今为止,Barlow家族成为了入驻Rustenberg时间最长的一个家族。出产酒款可分为四大类,其中的旗舰酒款是以前庄主John X Merriman命名的波尔多混酿,以现庄主父亲(Peter Barlow)命名的单一园赤霞珠非常值得尝试。
 

    Klein Constantia
    Constantia Ward
 

    众所周知,南非酒界有三宝:皮诺塔吉、白诗南和一种叫做“Vin de Constance”的非加强型甜酒。历史上Vin de Constance曾受到欧洲王公贵族的喜爱,比如拿破仑,后在作家诗人之间非常流行,狄更斯和简奥斯丁之辈比比皆是,后者曾提及“....它拥有治愈失恋的神奇力量”。该酒源于1685年开普敦第一位都督Simon van der Stel(是的,Vergelegen创建者的父亲),他在自己的庄园Contantia种植了大量的Muscat de Frontignan葡萄品种并用来酿造甜酒,直到18世纪时这种蜂蜜似的液体只是被简称为Constantia。葡萄根瘤蚜入侵南非时,这种甜酒一度消失在历史舞台。快进到1980年,Jooste家族购买了现在的Klein Constantia酒庄(当年都督庄园的一部分),他们不仅在葡萄园种植了长相思、雷司令等品种,还煞费心思的重创(复原)了早先的Contantia甜酒,使用19世纪风格的老式酒瓶出售。现在这种再次引领风尚的开普敦经典被人们称为“Vin de Constance”。
 

    Meerlust(美蕾酒庄) 
    Stellenbosch 地区
 

    “Alea iacta est”是古拉丁语,即英语”The die is cast”(骰子已被掷出),据历史记载,公元前49年,恺撒大帝在渡过罗马与高卢行省之间的重要边界Rubicon河时留下了这句名言,后来一直被西方人用来形容木已成舟,必须义无返顾的前进。Meerlust酒庄已经在 Myburgh家族经历了8代人,现庄主的父亲Nico Myburgh当年在波尔多度假时,发现Stellenbosch的风土与世界知名酒乡的海洋性气候和砾石土壤有很多共同点,但当时南非葡萄酒都是由单一品种酿造。于是回国后他与自家酿酒师Giogio Dalla Cia着实倒腾了好几年,终于在1980年酿造出一款由70% 赤霞珠、20% 梅洛和 10% 品丽珠组成的佳酿,来自异域的葡萄苗一旦种下,使命的号角就此吹响,Nico Myburgh的举动就此打开了波尔多混酿在南非的新大门,亦如凯撒当年一样没有回头的余地,因而该酒被命名为“Meerlust”。酒庄的新生代遵循先人的脚步致力于波尔多和勃艮第葡萄品种的酿造,酒款面世之前需在优良的法国橡木桶中陈年数载,时间一般会比其他酒庄要长。
 

    Neil Elis Wines(尼尔·埃利斯酒庄)
    Stellenbosch 地区
 

    Neil Elis是南非最受推崇的一位酿酒师,二十多年前白手起家建立了自家的酒商合作社(Negociant),他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认为不同的葡萄品种生长所需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不同,世界上任何一个单一酒庄都不可能满足所有葡萄品种的风土要求。因而他同许多出产优良葡萄的酒农签有长期合同,从俯瞰大西洋的Groenekloof地区购买长相思葡萄,从高地Elgin地区收购霞多丽,而设拉子、梅洛、赤霞珠酒款等葡萄则来自偏温暖的Stellenbosch地区。他利用自己多年的酿酒经验精心酿造出能够真正表达不同风土特征的佳酿。现在的Neil Elis酒庄是他与Hans Peter Schroder在1993年创建的合资企业,酿酒哲学保持不变。
 

    Vilafonte(维拉芳特酒庄)
    Paarl 地区
 

    Vilafonte被Wine Enthusiast杂志列为“世界百大酒庄”。名字取自葡萄园内一种称为“vilafontes” 的土壤类型,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土壤类型之一,年龄在75万和150万年之间,产量低,果实小,但果味很集中。1990年,一对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夫妇在此旅游时发现这里的葡萄种植潜力,丈夫Phil Freese曾在Robert Mondavi酒庄工作过13年,设计和栽种了第一个Opus One葡萄园。妻子Zelma Long是首批在U.C戴维斯学院学习酿酒的女学生之一,在美国和国际上都颇有名气。他们很快在Paarl地区的Simonsberg Mountain购买了42公顷的土地,并将其中的16公顷种植了四种波尔多红葡萄品种。酒庄只出产两种不同类型的酒款:左岸风格的Series C,是一款以赤霞珠为主的波尔多混酿;而右岸风格的Series M则以混酿中以梅洛为主,赤霞珠、马尔贝克和品丽珠为辅。
 

    De Trafford Wines(特拉福酒庄 )
    Stellenbosch 地区

 
    毋庸置疑南非“Mr Chenin Blanc”(白诗南先生)的头衔非Ken Forrester莫属,然而无独有偶,De Trafford酒庄出产的白诗南同样“霸气十足”(这里指品质)。酒庄位于Stellenbosch 和Helderberg两山之间的高地,首个葡萄园种植于1983年,现在的庄主及酿酒师David Traffod擅长使用天然酵母酿造干性葡萄酒,他还匠心独运的首创了南非的稻草酒(straw wine),酿造时需将白诗南葡萄铺洒在干稻草上,放在橡木树荫下晾干,这个过程能提供葡萄糖分以及果实的风味物质从而酿制出甘美的甜型葡萄酒。他的妻子Rita Trafford是一位极具才华的艺术家,酒庄十余款葡萄酒的酒标都是经她手工绘制而成。
 

    Rupert & Rothschild Vignerons(鲁珀特·罗斯柴尔德酒庄)
    Paarl 地区
 

    酒庄坐落在Franschhoke Vallev的西蒙斯堡山脉脚下,1690年,由最初迁移至此的法国胡格诺派教徒建立。顾名思义,现在的Rupert & Rothschild酒庄由两个家族共同经营,即南非知名富商Anthonij Rupert和拉菲酒庄Rothschild家族的后代。该酒庄是第一个获得ISO 14001环境管理认证的南非酒庄。共出产三种类型的葡萄酒,Baroness Nadine是一款经过橡木桶发酵的干性霞多丽,优雅而丰饶。Baron Edmund和Classique是两款由单一赤霞珠酿造而成的葡萄酒,风格差异很大,前者需在橡木桶中陈年两年,后者酒体轻盈易饮,橡木气息较弱。
 
 温馨提示:选购红酒下方向左点,查看更多红酒知识下方向右点
 选购养生红酒学习更多红酒知识


 
 
 
*评论人:
*评论内容:
 
 
 

红酒葡萄酒干红养生红酒杞红葡萄酒葡萄酒文化葡萄酒功效百利生时光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12百利生/ 京ICP备11006249号-1,技术支持:大唐视觉  网站地图 Tag标签

百利生官方微博百利生官方微信关注有礼百利生淘宝旗舰店